根本浯江文采工作室
回首頁
位置 癸未夜話 操作 上一篇 下一篇

標題 發表刊物 日期
不亦快哉 浯江副刊 2003.11.12.
                                                不亦快哉

/林怡種

        清朝「文壇鬼才」金聖嘆,不滿朝廷大興文字獄,奔走呼叫「孔夫子死了」,帶領學生去哭孔廟,被以蠱惑倡亂判定死罪,其子梨兒、蓮子前往探監,父子淚眼相對,金聖嘆賦詩曰:「蓮子心內苦,梨兒腹中酸!」蓮子即「憐子」、梨兒是「離兒」,一語雙關,感人肺腑!        

        相傳金聖嘆被問斬的那天,正值隆冬時節,白雪紛飛,臨刑前他翹首蒼天,觸景生情,高聲吟誦:「天公何故惜金郎,萬堛e山做孝堂,日出東方來祭奠,家家戶戶淚汪汪!」吟罷,劊子手刀起人頭落地,金聖嘆的頭顱連滾數丈,從耳內彈出兩只小紙團,監斬官打開一看,一紙寫著「好」字,另一紙寫著「痛」字。兩字合在一起,是對百姓陷於苦難的呼號,也是為自身不幸的際遇哀嘆!        

        其實,金聖嘆生平軼事極多,但讓人印象最為深刻的,莫過於三十三則「不亦快哉」的妙文,蔚為今古奇觀,不但為後人所傳頌,更常是騷人墨客仿效的對象。諸如有民國初年文學大師林語堂的「來台後二十四快事」,以及當代大文豪李敖的「不討老婆之不亦快哉三十三則」,都同樣則則膾炙人口,廣為人們津津樂道!        

        或許,「久旱逢甘霖、金榜題名時、洞房花燭夜、他鄉遇故知」是人生四大樂事,但日常生活之中,也常有一些快慰的事,雖稱不上人生樂事,卻足以讓人心涼脾肚開、或眉飛色舞精神振奮,也只能以「不亦快哉」一語概括!        

        當然,我不是文人,不敢附庸風雅,但當「夜貓子」幹新聞編輯,生活作息日夜顛倒,除了不利身體健康,其苦楚實在不足以為外人道也,然而,仍有許多「不亦快哉」的樂事,也就不揣淺陋比虎畫貓,試列幾則與讀者分享!        

          --拆閱投稿,欣見文情並茂,一口氣讀完,不亦快哉!        

          ─-審慎選稿,擬定標題,設定版面,當大樣出爐時,不亦快哉!        

          ─-淩晨下班,「路上車輛絕,萬徑人蹤滅」,千山我獨行,不亦快哉!

上一篇 回文章列表 下一篇
操作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