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浯江文采工作室
回首頁
位置 憶往情深 操作 上一篇 下一篇

標題 發表刊物 日期
發現風獅爺--失落60年的風獅爺 金門日報 2012.10.18
我發現失落六十年的風獅爺

■時間:民國一百年三月

        「有宮廟的村落,就有風獅爺!」我出生的老家──金沙鎮洋山村,自然也不例外。

        話說金門東半島「過西」臨海的洋山村,一百多戶人家的聚落,先民普遍來自對岸的廈、漳、泉一帶,住著閩南式的紅磚瓦厝;幾百年來,村民和島上的居民一樣,靠耕種蕃薯與在海灘插石養蚵過生活,繁衍下一代。

        唯一和其他村落不同的是,洋山村並非單一姓氏的聚落,以「清陽衍派」的蔡姓、「清河衍派」的張姓、「太原衍派」的王姓,以及「瀛洲傳芳」的林姓較早前來墾拓,分佈在村落之西一帶,稱為「西堡」;相對地,比較晚到的「潁川衍派」陳姓,則住在村落之東,稱為「東堡」。

        村民們彼此和睦共處,耕織漁稼、通婚嫁娶,各宗族建有家廟,傳承家族脈絡,象徵子孫不忘本源。雖然,村民源自不同衍派,卻擁有共同的信仰,西堡居民在海邊建有「福海宮」、東堡則建有「東堡宮」;供奉神靈膜拜,祈求福佑風調雨順,合境民安。

        民國三十八年大陸風雲變色,「國、共」內戰加劇,「徐蚌會戰」國軍慘敗,元氣大傷,五月共軍渡過長江,揮軍南下勢如破竹,國軍招架無力節節敗退,京、滬相續淪陷,十月十七日共軍「解放」廈門,湯恩伯率潰散的國軍殘餘部隊轉戰金門,開始沿著北海岸挖掘戰壕、構築防禦海堤嚴加戒備,以防阻共軍渡海進犯。

國軍部隊潰敗退守金門,由於島上並無軍營或陣地,官兵皆借宿民宅或廟宇,往往一間四合院裡,官兵在大廳打通舖,而屋主一家人被迫擠睡在兩旁的櫸頭;因共軍南下一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頭目被勝利沖昏了頭,大家爭著「打第一仗、立第一功v,趾高氣昂到目中無人,根本不把敗逃到金門的國軍殘餘部隊看在眼裡,目標早已瞄準海峽的彼端──台灣。

        據說,共軍在「解放」廈門之後,頭目葉飛盛大慶功b請地方幹部,席間用筷子指著餐L說:「金門就是這盤中的一塊肉,想什麼時候夾進嘴裡,就什麼時候夾,跑不掉的!」然後,哈哈大笑舉杯暢飲。除此之外,共軍出兵之前,每個人口袋發二把花生米,以作充飢,誓師出發前,發號司令員指著金門的太武山:「明天,我們在太武山上吃早餐I」

同時,已任命了新任「金門縣長」,而且,主攻團的幾艘大船上,載著大量新印製的人民幣,還有幾十條毛豬,均為一舉「解放」金門慶功袙遄C此外,船上也載著許h嶄新的辦公桌椅。總歸一句話,共軍犯了「輕敵」的兵家大忌,只為勝利歡呼作準備,沒有為失敗留餘地。

        由於大嶝島海面大小漁船不斷集結,共軍攻打金門跡象愈來愈明顯,金廈海峽戰雲密佈,戍守金門的官兵亟需構築防禦工事保命,但島上缺少鋼筋、水泥和石塊等建材,倘若從台灣運補緩不濟急,且在兵慌馬亂情勢危及的情況下,官兵只得就地取材,開始拆除寺廟、祠堂、和無人居住的空屋,取其磚塊、石材、杉木與門板,包括到海灘蚵田拔取蚵石,甚至,連墳墓的石碑也不放過,統統拿去堆疊成阻絕護身的防禦工事。

        我們家也有乙間一落二櫸頭的空屋,被國軍拆除構建防禦工事;並由福建省政府主席胡璉(亦即金門防衛司令部司令官胡璉將軍)具名開立借據──福建省政府證明書,內容以鉛字印刷:「查金門OO區OO村OO伍OO戶住民OOO因遭共匪侵擾受戰事直接間接之損失(如右表列)除俟本府收復大陸後酌予賠償外合給證明書為憑。  主席    胡    璉      中華民國  三十九  年  O  月  OO  日」

        而右表列則為:「借    據      項目:駐軍拆作工事O間  。損失情形:受損時值OO銀圓。」

        國軍開始拆屋建構防禦工事,洋山村位於海邊的「福海宮」首當其衝,東堡的「東堡宮」也不能倖免,還有一些宗祠、空屋、柴間等等,統統遭拆除取石的命運。因此,短短的十幾天,金門島的北海岸,北起官澳、洋山、瓊林至安岐、古寧頭沿岸,構築起一道海堤與戰壕防線,其間還包括許h碉堡。

        果然,十月二十五日深夜,共軍徵集二百餘艘大小漁船,發兵三個野戰團,共計九千餘兵力摸黑渡海攻打金門,幸好,國軍早先一步在沿岸構築防禦工事,有效狙擊共軍於灘頭,才能贏得全面勝利,穩住頹敗的陣腳,開啟隔海對峙的局面。

        洋山村「福海宮」被拆去構建防禦工事之時,廟裡供奉的「大宋三忠王」諸菩薩,只得暫奉民宅,由於村後駐有國軍二個砲兵連,八門一五五加農砲一字排開瞄準廈門、大嶝、蓮河一帶;民國四十七年「八二三砲戰」期間,雙方砲火互轟,全村落彈無數,絕大多數房屋被炸成瓦礫廢墟或斷垣殘壁,唯獨暫奉「三忠王」神靈的一幢雙落厝,樑柱片瓦毫髮無傷。

        民國五十一年,兩岸敵對砲火仍然熾烈,雙方維持「單打雙不打」的狀態,島上居民被砲彈炸死、炸傷者時有所聞,洋山村民感於「三忠王」威靈顯赫,東、西堡的居民乃協議達成共識,決定在交接處興建「營源廟」安奉「三忠王」,祈望宋朝末年,三忠義之臣文天祥、陸秀夫、張世傑的浩然正氣,能福佑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營源廟」經過二十年的風雨歲月侵蝕,樑柱遭白蟻啃噬,善信踴躍捐輸,於民國七十一年重新整修,嶄新的「營源廟」依山面海,金碧輝煌,如同楹聯亮麗的鐫刻:「開尊營源觀瀚波,汶水迴洋同枝春。」每年農曆的九月十六日,善男信女設醮請戲酬神,全村老少總動員,人人虔誠參與,王爺神輿遶境巡安,旌旗飛舞、鑼鼓喧天,鞭砲聲不絕於耳,熱鬧非凡!

        民國六十八年元旦,共軍宣布停止對金、馬群島砲擊,民國八十一年十一月七日,金門宣佈終止「戰地政務」實驗,兩岸關係逐步改善,民國九十年元月金廈試辦「小三通」,兩岸重啟交流新頁;國軍逐步實施「精實方案」,自外島逐步撤軍,同時,海防碉堡、海堤和鐵絲網相繼鏟除,並全面展開排除地雷作業。

        民國九十六年五月,我從任職超過三十一年的報社,奉令調職環保局,告別日夜顛倒的編報生涯,也無繳稿壓力,開始過著「朝八晚五」的正常公務員日子。

        環保局有一位老前輩同仁──「國泰伯」,是環保局於民國八十九年自衛生局分家獨立「成局」時的元老,所以,舉凡局內大、小事務瞭若指掌,也樂於助人,新進人員有任何疑難困惑請教,均能「有求必應」,堪稱是「鎮局之寶」!

        「國泰伯」利用晨昏公餘時間,於自家屋前屋後種菜、植瓜,不但一家人有吃不完的「無毒」蔬菜,還常常大方分送同仁,他秉持「要活,就要動」的真理,每天早睡、早起,藉以勞動流汗,看著辛勤澆灌的作物成長、開花結果,日子過得健康、快樂!因受其感染與指導,我也開始「東施效顰」,利用工作餘暇回老家洋山村,於屋後的空地栽種蔬菜。

        民國一百年的春天,依照老祖宗留下「上元暝A種瓜生甲壓倒棚!」的經驗傳承,我為避開寒流低溫,先用培養皿,以泥碳土於室內播下黃瓜、南瓜和絲瓜的種子,期待發芽、成長之後,再俟機移株田地裡。

        我利用一次雨後土地濕潤的假日,將屋後一小塊「銀膠菊」叢生的畸零地加以整理,因為,那塊地以前是海灘,民國三十八年國軍在上面構築防禦海堤,並架設鐵絲網,海堤外則埋設各種地雷,防止「水鬼」摸上岸;而土堤內側,則挖掘有戰鬥壕溝,串通防護射擊散兵坑。

        國軍撤軍之後,配合鄉村整建,在舊堤防外構建二線道的道路新海堤,原有土石海堤經怪手鏟平後,長出許h「銀膠菊」。那是一種外來入侵的毒草,不但生命力強勁、蔓延迅速,吞噬許h原生種植物,且開花時節花粉隨風飄散,引起許h人鼻子過敏。所以,整地種瓜,既可除去毒草,亦將有瓜果採收,兼可勞動健身,能有「一舉三得」,何樂而不為?

        我用鋤頭除去表土的「銀膠菊」,繼而展開鬆土,不經意間,鋤頭挖到石塊,發出「鏗」的一聲,我小心翼翼地撥開石塊週邊的泥土,試圖了解石塊之大小,希望能順利挖出移走,但令人失望的是,石塊深入地層、體積頗大,倘若單憑一己之力以鋤頭挖除,恐怕力有未逮。

        本來,整地種菜挖土遇到大石塊,只得選擇放棄一途。但繼之一想,人生道路千百條,前面的道路被擋住了,不一定要直接硬衝,可以選擇繞道迂迴。畢竟,種植瓜果或蔬菜,只要有三、四十公分表土即可,既然石塊無法挖出移去,若以鎯頭把凸出敲掉,亦是可行的選項之一。於是,我信步走回家裡,找來一把大鎯頭,對準已挖掘露出表土的石塊用力敲擊,連續敲打十多下,頓覺氣喘如牛、口乾舌燥,而石塊卻絲豪沒有破損或裂痕的跡象。

        按照以往的經驗,唸高中時為打工賺學費,寒、暑假常跟隨土水師造屋、鋪路,曾拌過水泥、敲過石塊;換句話說,我是做粗活出身的,要敲碎凸出地表的石塊,應是輕而易舉的事。而且,我相信「人定勝天」的至理名言,相信只要找出石塊的紋路使力,定能迎刃而解,何況,古人有云:「只要有恆心,鐵杵磨成蛌嵹w!」

        我回家喝了一杯茶水,略事歇息之後,又繼續以鎯頭敲擊。雖然,歲月不饒人,已逾知天命的年齡,但自信平常有在運動,年老體未衰,於是,我更用力的敲擊,可是,石塊依然紋風不動,只有敲擊處微微破皮而已!

        我感到百思不解,決定暫時停止敲擊,再更深一層清除石塊四週的泥土,先用鋤頭深掘泥土,再徒手清理石塊周沿,漸漸地,感覺到石塊並非一般雜石,表面似乎有經過人工雕琢的痕跡,所以,繼續用手清除四週的泥土,果然,現出一尊狀似風獅爺的頭臚,我跑回家問父母與鄰居叔伯,探詢以前村裡是否有風獅爺失落?

        母親與多位鄰人叔伯趕到現場,咸認石塊就是一尊風獅爺,有位耆老表示:前些日廟裡長老們在聊天,曾談及民國三十八年以前,「福海宮」門前有一尊風獅爺,國軍拆廟之後,風獅爺下落不明!

        天呀!我以鎯頭用力敲擊的石塊,竟是一尊村內失落逾六十年的風獅爺,雖然,蒙塵落難地底超過一甲子,但是,似乎神威仍在,難怪任憑我使命地用力敲擊,絲毫沒有破裂的跡象,換作其它石塊,早已四分五裂!

        母親趕回家裡拿來「順盒」和香燭、金帛,在風獅爺前方跪地祭拜:「風獅爺!剛才戇弟子不知影您在這裡,用釘仔錘大力敲頭,卡實是唔知影,好佳在!並無造成什咪大傷害,請您一定要原諒!也請您保庇全村大小平安順遂!」燒完金帛之後,母親又同樣再跪拜禱告一番。

        我撥打手機,電請孔武有力的堂弟前來幫忙,一起小心翼翼地撥開泥土,費了一番工夫,才把深埋地底逾六十寒暑的風獅爺挖掘出土,重新面世。事後,我一直反問自己:「從高中畢業離鄉,近三十餘年公務生涯之中,未曾拿過鋤頭,而今,為什麼會再拿鋤頭?又不偏不倚選在風獅爺藏身地下鋤?為什麼我使命用力敲擊幾十下,風獅爺的頭臚不會碎裂,僅微微一絲傷痕而已?……」

        洋山村失落逾一甲子的風獅爺,重新出土面世,村民至感興奮,耆老請示「三忠王」,獲指示將於良辰吉日擇地安座,恭請繼續擔任村民的「守護神」,護佑合境平安!

上一篇 回文章列表 下一篇
操作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