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浯江文采工作室
回首頁
位置 聽濤隨筆 操作 上一篇 下一篇

標題 發表刊物 日期
辣椒成熟時 浯江副刊 1978.09.23.
                                      辣椒成熟時        

        破曉時分,東方天際散出一片微紅的曙光,渾沌的黑夜,在零亂的
雞啼聲中逐漸的甦醒。

  推開柴扉,踩著夜露濡濕的田間小徑,我來到我的辣椒園。

  微微的熹光下,一片濃得化不開的綠,圓溜溜的露珠在葉脈上閃呀
閃的,宛若朗朗夜空媕樾穄w眼的星斗那樣迷人,枝葉間,綴滿著潔白
的花蕊,散播著醉人的芳香,更平添了生氣蓬勃的新生景象,尤其,俯
下身子仔細一瞧,茂密的枝葉下,懸掛著串串碩實的辣椒果,有紅的,
有綠的,構成一幅甘飴的畫面,美麗極了。

  哈哈,辣椒紅了,我跳躍著,鼓掌著,八十多個風雨晨昏的辛勤耕
耘,用血用汗交匯灌溉的辣椒苗,現已開花結果,終於成熟了。

  ——一分耕耘,一分收獲,一顆香脆可口的蘋果,也有它青澀的過
去。
  當然,一根紅透的辣椒果,也有它飽經風吹雨打的茁壯期。

  有一天,傍晚下了一場傾盆大雨,隔日清晨,雨過天晴,金碧的晨
曦無端的傾瀉在雨後初晴的原野,我順著蜿蜒的田間小路,到田野堥
走。忽然。我發現,我們兄弟長大了,一個個離家遠走,或從軍、或從
政,紛紛向外求發展,家堨u剩年邁的雙親,年歲一年比一年增長,逐
漸不堪粗重的農事,一些田園慢慢地給荒蕪了,於是,我想,世代祖孫
相傳的衣砵,老祖宗慘澹經營的田產,絕不能在我們這一代的手中給砸
了,那是我們的根,就算目前可以暫時放下犁鋤,總也得為將來及後代
子孩著想呀!

  鑑於此,我決定利用早晚上下班餘暇,在菜園媞奡茪@些蔬菜。自
家食用也好,或送去賣錢,兼個副業,也未嘗不可。

  蔬菜的種類很多,多不勝收,適於春夏種植的尤其多,所以,到底
種什麼菜比較理想呢﹖我開始想:種植葉菜類吧!普通二十天便可採收
,可是,春夏蟲類衍生,三兩天就得噴灑一次農藥。顯得非常麻煩,而
且。市場售價極為不穩定。往往菜賤傷農,好不容易才培植來的蔬菜,
一塊錢好幾斤也賣不出去,不但不賺錢,反而連老本也賠盡了。不行,
種這種菜太冒險了。那麼,種瓜類吧﹖瓜類有一個好處,今天賣不完,
明天後天仍然可以拿出來賣,不像葉菜類一經拔起。賣不完就趕緊拿去
養豬。否則隔兩天就要爛掉,不過,瓜類的葉,是龜蟲非常喜歡吃噬的
食物,光天化日下,成群龜蟲棲息葉脈上,你想噴灑農藥加以撲殺。嘿
嘿,牠振翅遠颺,你拿牠沒奈何。實在討厭。繼之一想,種辣椒吧!辣
椒葉或果,蟲類一點興趣也沒有,可以省去噴灑農藥這道功失。再者,
市場行情好,辣椒果未成熟照樣可以賣,若遇市場行情欠佳,則可等紅
透後再行採取。再不然,可以晒乾貯藏。當然啦!辣椒畢竟屬於調味品
,消費量比較小,這是它的美中不足,惟一的瑕疪。

  不過,前想後想,我還是決定種植辣椒比較適宜。

  買回辣椒種籽後,我選擇一塊比較肥沃,環境十分適宜的土地作為
苗床,然後播下種籽。

   一天、兩天......一個禮拜,胚芽終於吐出泥面,兩片黃黃的胚芽,密
密麻麻地散佈在小小的苗床上,顯得非常可愛,慢慢地,兩片胚芽間又
長出葉芽,一片、兩片.....  .經過不斷地澆水、除草、施肥,細心的照顧
,一個月後,一株株茁壯的椒苗挺挺迎風而立,只待移植了。

  一整片的菜園,經過翻土、日晒、耙平、整理,一切準備就緒,恰
巧在一個週日的下午,天氣轉陰,烏雲密佈,天空堿y著細細的雨絲兒
,因為下雨天移植作物成活率比較高,於是,披起雨衣,我趕緊把椒苗
移植到園子堙C

  第二天一早,我便趕到菜園子堙A但見四千多株椒苗,一行行整齊
地排列著,搖曳在晨風中,雄姿英發,生氣盎然,可惜,仔細一看,其
間不少椒苗,莖部被切斷,頹敗的枝葉落在泥面上,甚至,有幾處連著
十來株苗,莖部同樣被切斷,只不同的是附近沒有任何蛛絲馬跡,連斷
落的枝葉也無處覓芳縱。

  依情形按常理研判,這顯然是兩種不同「症狀」,簡單說吧!零星
斷者,皆能在附近找到頹敗的枝葉,而整片被切斷者,枝葉則不翼而飛
。果然,我從枝葉斷落的泥面下,輕易地掘出一種面目可憎的兇嫌——
烏肚蟲,當然,這種蟲害,晝伏夜行,戕害植物甚烈,為人與作物共憤
,法理所不容,難怪一旦逮到,便死罪難逃。可是,那些找不到斷落枝
葉的,兇嫌是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在幾度細思量,百思不得一解的莫明其妙情況下,我不管三七二十
一的先將殘缺的椒苗補上,希望只此一遭,下不為例,可是,不幸地,
隔日清晨,當我再到椒園時,發現那些被「烏肚蟲」咬斷又重新補上的
椒苗,依然屹立迎風搖曳,偏偏那些莫名其妙失蹤又補上的椒苗,卻又
被一掃而空。

  ——耕稼之事,吾不如老農。

  春秋時代的孔老夫子,就曾闡明「術業有專攻」。而父親從七歲便
開始學會耕田,直到今天已整整四十多年,將近半個世紀,朝夕荷鋤握
犁摸索在田間堙A實在堪稱「老農」了,我請教父親。

  ——爸!椒苗一再的被咬斷,神秘失蹤,這是什麼原因﹖

  ——農地耕作之前,翻土時最好撤下「地特靈」,把泥土堛漁`蟲
毒斃,否則,「烏肚蟲」和「土猴」,白天深藏泥土堙A夜間開始出來
覓食,而幼小的作物被碰上非死即傷,「土猴」尤其厲害。

  ——「土猴」是什麼﹖

  ——牠的形態略似蟋蟀,只是顏色比較淺,呈土黃色,雄性體小,
雌性體大,雌性體大,嘴邊有一對大門牙,就像一把鋒利的剪刀,用以
剪斷植物枝葉,以便帶回洞塈@為食物。

  ——有什麼方法能捉到牠﹖

  ——「土猴洞」很深,用鋤頭挖掘,費時又費力,不容易捕捉到,
用煤油摻水灌進洞堙A效果非常好。

  照著父親的指示,我從椒苗神秘失蹤的四週,從一堆堆隆起的土屑
丘中,撥出一個像五角錢弊大的小洞,然後把煤油水滲水拼命的往洞
灌。

  「事非經過不知難」,說真的,有很多事情,乍看之下是非常簡單
,可是,當你著手去做,才發現不是那麼一回事,的確,如果不是親身
體驗,確實無法領略箇中滋味,尤其,得不到訣竅,無法完全解開盤根
錯節,事情每每不易做到盡善盡美。就以煤油灌「土猴」來說,未動手
之前感到這是一件不屑一顧的事兒,沒想到做了之後,才發現其中還有
一點小學問哩!

  起初,我把摻煤油的水拼命的往「土猴洞」媊憿A一口氣灌完十幾
處,結果,連一隻影子也沒有看見,不能一睹牠的「真面目」,頗為不
快。

  於是,我想,先用清水把洞灌滿,再在水面滴落一或兩滴煤油,讓
浮在水面的煤油隨水慢慢往洞底消沈,當水把煤油帶到洞底時,「土猴
」聞到淡淡的煤油味,忍受不了,一定要往洞外逃生,不會像猛灌時會
使牠中毒太深,而無法外逃,死於洞內。果然,這個實驗非常的成功,
用最少量的水和煤油,便能從每一個洞媊擖X一隻「土猴」來。真的!
每當看見一隻「土猴」被灌出洞外,一時內心感奮之情,是難以言喻的

  好不容易,經過一星期的追蹤,地堶悸漁`蟲總算給消滅了,椒園
一日日添新葉,可是,緊接著,各類雜草,卻在椒苗間廣泛地繁衍著。

  消滅地堛漁`蟲,尚稱容易,而想除盡雜草就比較難了,一批拔淨
,另一批又長起,除不勝除,怪不得有一些人從我的椒園旁邊路過,總
愛講近乎譏諷的話。

  ——長這麼多的草,你要拔到什麼時候才能拔完﹖

  ——哈!看你人小鬼大,一口氣要種那麼多,到時草會把辣椒掩埋掉﹖
  ——........﹖

  誠然,做一件事情,並非只為了賭氣,但是,只要存有賭氣的成份
,這件事情做起來,一定特別賣勁,特別積極。

  三個月前,我以一個農業的門外漢,試著想種些辣椒,當我把椒苗
移到菜園後,屢次遭受害蟲侵襲,造成椒苗殘殘缺缺,高高低低,十分
不雅觀,隨後,又為蔓延神速的雜草所困擾,一度曾為之頹志喪氣,心
灰意冷,頗有放棄的意念,還好,在旁人的微諷下,為了爭一口氣。我
咬緊牙關,硬撐下去,每天加倍澆水、施肥、除草,三個月後的今天,
辣椒成熟了,我除了深深體驗出「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的名句,
此外,我也得到「事在人為,天下事絕沒有經不起的考驗和衝不破的難
關」的明證,更其者,種下辣椒,心寄田園,每天晨昏忙在田間,雖然
流血流汗,但是,每當捕捉到一隻害蟲,或看見椒苗添新葉,吐新蕊,
心中便擁有無限的快慰和希望,就像今晨,踩著夜露濡濕的田間小徑,
來到椒園堙A微微的熹光下,看見一片繁茂的枝葉下懸著紅的、綠的那
一串串碩實的辣椒果,過去的辛勞,便早已拋到九霄雲外,不復記憶了

上一篇 回文章列表 下一篇
操作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