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浯江文采工作室
回首頁
位置 壬午夜話 操作 上一篇 下一篇

標題 發表刊物 日期
與鬼同眠 中國時報 2002.09.03.
  浮世繪〔鬼話連篇〕  
                                                與鬼同眠  

/林怡種  
    
        民國六十四年,也是高中畢業那一年,經過公開甄試,我在「金門立衛生院附屬醫院」謀得一份助理員的差事,加入行政院衛生署補助「金門地區血絲蟲病五年防治計劃」工作,跟隨陽明醫學院范秉真教授每天到鄉下捉蚊子、捕孑孓,夜間則巡迴各村媢磟I採血檢驗作業。

        上班的第一天,完成報到手續之後,由於員工宿舍客滿,臨時被帶去安置在工友值日室,那是舊急診室的病房,還留有四張病床,供作救護車司機和抬傷患工友值夜睡覺的地方。

        時值寒冬,頭一晚隨隊到鄉下採血,回到醫院已是凌晨時分,司機和工友早已入睡。我不敢開燈,躡手躡腳地摸黑鑽進棉被裡,可是,躺進被窩裡,一陣陣莫名的寒意襲上心頭,冷得直打哆嗦,好不容易才闔眼入夢,卻清楚地看到一個長髮披肩,身穿白衣的女子,滿身濕漉漉的躺在旁邊,哭訴著她不幸的際遇,最後一躍跳入湖中,我在「澎通」水聲中驚醒,頓覺一身冰冰的冷汗!

        第一天上班,人生地不熟,我不敢把所作的夢告訴任何人。隔天晚上,適逢單號,所謂的「單打雙不打」─-日曆上的單號夜,國、共雙方隔著金廈海峽互打宣傳彈,因此,每逢單號晚上,我們依例停止夜間採血工作,隨時準備躲防空洞保住性命。因此,當晚提早進入寢室,聽值班老工友談「八二三砲戰」期間抬傷患的陳年往事,細數著舊病房和老病床的種種奇聞,但見他說得手足舞蹈,不經意間,突然指著我睡的那張床,說曾死過一個後沙村投水的小姐,長髮披肩,穿著一身白衣服,漂亮得像天仙。

        雖然,老工友一陣嘆氣惋惜之後,仍滔滔不絕地訴說醫院的奇聞往事。可是,我已聽不清楚他在說些什麼,因為,早已被嚇得目瞪口呆,久久說不出話來!

        畢竟,醫院宿舍已沒有床位,加諸金門仍處戰地政務時期,夜間實施宵禁,也沒有交通工具通勤,只得硬著頭皮繼續睡下去。幸好,第二天晚上臨睡夢,我口中唸唸有詞,表明員工宿舍客滿,是暫時借宿,情非得已!結果,往後的一年多,我不曾再作過類似的夢,平平安安地睡到離職。

        或許,我相信,天地之間存有鬼神;但是,我更相信,只要平時不做虧心事,鬼神也沒有什麼好懼怕的。    
  
                                                  

上一篇 回文章列表 下一篇
操作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