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浯江文采工作室
回首頁
位置 相關報導 操作 上一篇 下一篇

標題 發表刊物 日期
廈門自古千年無狀元 東南早報 2011.08.16.
廈門自古千年無狀元  
作者:蘇麗豔  來源:東南早報  發佈日期:2011-08-16  
  
葉時茂探花第位於同安瑤頭,是廈門古代進士為數不多的遺跡之一。  

泉州古考場,收錄于20世紀初英文書籍堙C(何丙仲  供圖)
  □早報記者  蘇麗豔  實習生  羅麗莎

  事實上,所有現代所稱“狀元”,都並非真正意義上的狀元,加有諸多定語,如某區、某縣市、某省……不一而足,更多寄託了人們對莘莘學子的美譽和鼓勵。  

  而探秘過往千年科舉時代會發現,從西元992年到1895年,古同安(包括今日廈門與金門縣)共出了文武進士225人,沒有出過狀元,但有榜眼和探花。此外,大批進士中,有理學名宦、刑部侍郎、五省經略,更有才華橫溢的才子,名氣大到可以讓人用“同安”來指代。

  >>三個榜眼  兩個在宋代  一個在清朝

  古同安的三個榜眼,兩個在宋代,分別是元豐八年(1085年)進士第二人劉逵和乾道五年己醜(1169年)的石起宗;清嘉慶十四年(1809年),廖金城殿試一甲第二名。遺憾的是,關於他們的記述很少,甚至連生卒年月、家族淵源等,均少有線索。

  同安文史工作者耿翰根據《同安縣誌》等有限的文史資料,整理了三個榜眼的些許事蹟。

  劉逵進士及第後,累官越州觀察推官、同知樞密院事、中書侍郎。他的一生沉浮與當時的權相蔡京緊密相關。宋徽宗迷信,以天上星宿有變而“避殿減膳”,劉逵上書釋疑,遭到蔡京的極力攻擊。1106年2月,蔡京被罷免相位。劉逵與趙挺之同心輔佐徽宗,一改蔡京所為,啟用元佑黨人。蔡京令其黨徒上疏言道:“陛下所做的都是利國利民的好事,怎麼會招致老天的譴責呢?不應該輕易改變原來的做法。”加上蔡京的屬下紛紛誣告劉逵,劉逵被貶。蔡京又恢復相位。一直到蔡京再次罷官,劉逵才改任杭州知府,不久奉召還京,盡力輔政。

  而提起石起宗,不得不先說說同安石姓。據統計,宋代同安石姓進士共計12人,其中9人為正奏名進士,3人為特奏名進士。石起宗曾任漳州通判,在任期間“寬鹽禁”,讓鹽民買賣自由一點;還嚴禁士卒無故殺平民百姓于市。漳州百姓感動,為他畫像建廟奉祀。後來,石起宗官至尚書吏部員外郎,目睹官場腐敗,又常向皇帝奏言:“願詔大臣盡公任責,以破群臣徇私偷懶之習。”

  關於石起宗的籍貫,有兩個不同版本:一說是晉江人,一說是同安人。目前比較受認可的說法是原籍在同安,至於石起宗的先祖何時從同安遷晉江,則不得而知。同樣屬於原籍在同安,讀書和考取功名均在別處的還有廖金城。《縣誌•清欽賜》記載:“廖金城,歸德里蓮山鄉(今蓮花鎮窯市村)人,移居福州……”據稱,廖金城中進士後曾派人到同安尋根謁祖,因汀溪進美山地處高山深溝,在縣城尋訪竟無人知曉。廖金城官至工部尚書,“時議改河道”,同樣政績輝煌。

  >>兩個探花

  文探花出生湖水沸

  原同安縣文化局局長顏立水介紹,同安歷史上出過文武進士225人,其中金門籍50人。兩名探花之一林釬,即為金門甌隴(今後隴)人,他是明代萬曆四十四年(1616年)的文探花。

  林釬(1578-1636年)的一生充滿傳奇色彩。原《金門日報》總編林怡種所著《金門奇人軼事》一書記載,林釬出生之前,鄰近的甌隴湖鳴沸三晝夜,而他幼時喪父,很快隨母親改嫁到龍溪(今漳州龍文區藍田村洞口社),留下祖母林家阿婆。直到20多年後林釬中進士回漳州省親,“巧遇”千辛萬苦從金門趕到漳州的林家阿婆攔路喊冤,祖孫二人這才得以相認。不久之後,“林探花”回金門“倚旗祭祖”。因此,時至今日,既能在金門後隴村“林氏家廟”看到有關“探花”  的牌匾,又能在漳州尋得多處與林釬有關的遺跡。

  林釬為官經歷也頗為周折。明天啟年間,大太監“九千歲”魏忠賢派人在全國各地搜刮銅器,重新熔化,私鑄錢幣,中飽私囊。當時林釬擔任國子監司業,掌管祭酒監,嚴詞拒絕魏忠賢將監內的祭祀用器搬走,並且頂住巨大壓力不為建造魏忠賢生祠提供便利,最終因此辭官歸隱。

  武探花官至從二品

  另一名探花是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欽點的武探花葉時茂,同安縣嶺下(今瑤頭)人。

  葉時茂(1740-1800年)19歲中武舉人,23歲獲會試第一名“會元”,隨後又中武探花。會元、探花兼得,是古同安文武舉人參加科舉最好的成績。他先在京城為官,後來歷任廣西柳州遊擊(從三品)、柳州府融懷參將(正三品)、新大副將(從二品)。

  雖是武探花,葉時茂的文采卻不錯,著有《得溪詩集》,民國版《同安縣誌》媮椓有他遊玩梵天寺所寫的詩,題為《羅漢峰》。因為葉時茂有功績,他已去世的祖父及當時健在的父親均獲贈“武翼大夫”稱號。

  葉時茂故居又名瑤頭探花第,位於現同安區西柯鎮瑤頭村,距今已有近200年歷史。中武舉人後,葉時茂在故居的北側興建了一座武館,中武探花後,又在故居南側興建了一座宅第和上下書房。如今,在武館舊址,還保存有“會元”額匾,以及相傳葉時茂當年習武吃飯所用的“探花碗”、洗腳的“石腳桶”。

  >>傳奇進士

  第一才子“許同安”

  許獬(1570-1606年),今金門縣金城鎮後湖人,28歲中舉,4年後會試第一(會元),殿試再舉二甲第一名(傳臚),有“會元傳臚”之譽。他的“座右銘”是:“取天下第一等名位,不若干天下第一等事業,更不若做天下第一等人品”。

  顏立水介紹,他是同安甚至閩南聞名的才子。不少民間俚語,如“許獬許獬,狀元我不知,會元在我荷包內”,“天下第一通,晉江陳紫峰;天下第一敖(能幹),許獬進士頭”,都是誇耀許獬得中會元之事。

  許獬在京為官,思路敏捷,尤善對,每有文章出,內外爭相傳抄,被推崇為同安第一才子,甚至被直呼為“許同安”,遺憾的是,“居久而以思親成疾,告假歸養”,不久後去世,年僅37歲。

  相傳,許獬年少時,曾定聘顏家少女為妻,然而,鄉試中舉之後,顏氏雙目失明,他的岳父同意讓他休妻另娶,但是許獬卻不離不棄。

  關於許獬的才子軼事數不勝數。金門海邊渡頭,是考生搭船到同安,再經驛道進京的起點,所以稱為“同安渡頭”。有一位“船老大”年輕時參加科舉屢試不第,總喜歡出對子為難考生。明萬曆廿九年,許獬準備搭船進京趕考,當他來到渡頭時,發現十多位考生滿面憂愁站在岸邊上不了船。原來,“船老大”出了一個上聯,  “載載載載載童生”,沒人能出下聯,沒想到,許獬思索片刻,便對出下聯“朝朝朝朝朝天子”,令“船老大”心服口服。

  異相奇人蔡複一

  蔡複一(1576-1625年),同安縣翔風17都劉浦保蔡厝(現屬金門縣)人,18歲中舉人,19歲中二甲第七名進士,是同安科舉最年輕的進士。他曾官拜禦史總督,獲賜以“尚方寶劍”節制貴州、雲南、湖北、湖南、廣西等五省軍務,稱“五省經略”,死後追贈“兵部尚書”。

  說他是“異相奇人”,是因為他天生有殘缺:獨眼、瘸腿、駝背、麻臉。《金門奇人軼事》記載,因為身體殘障,蔡複一從小就受欺侮,不過他不但不生氣,還每每不客氣地回嘴,自稱“麻面天星”,要“一目觀天鬥”、“孤腳跳龍門”。因為“異相”,他還差點被擋在殿試的考場之外,當時考官對他的身份將信將疑,出了個上聯“溪水流砂粗在後”讓他對下聯,沒想到,蔡複一很快對出下聯“風吹穀物糠在先”。

  蔡複一之奇,還奇在姻緣。據稱,蔡複一曾隨父親在同安同住,當時,地方上傳說蔡府從金門來了一個“才子”。正好縣城埵酗@位官家仕紳李漳,育有一位貌美的女兒,於是有人牽線做媒。李漳一口回絕:“如果我女兒嫁給這號人,那就是無天無地!”不料,李家小姐卻芳心暗許。蔡複一殿試高中進士,第二年即奉“聖旨”成親,李漳只好沿街以布幔遮天、毛毯鋪地,李女出嫁之日,果然上不見天,下不著地。另據顏立水介紹,蔡複一夫人李氏還是古代少數隨夫外出當官的官夫人,“甘之若素”的她還發明“薄餅”,讓丈夫在繁忙的軍政事務中騰出手來吃飯。

  ■揭秘

  古同安進士之最

  古代科舉制度始于隋大業二年(606年),至清朝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結束。不過,古同安最早的進士直到宋淳化三年(992年)才出現,名叫陳綱,是金門陽翟人。《同安縣誌》記載,陳綱為建州(今南平市建甌市)觀察推官,“率丁夫數萬採茶,奏請以北苑茶供禦,餘皆賦民”,建州人民對他感恩戴德。

  巧的是,廈門歷史上最後一個文進士也叫陳綱,嘉禾人,清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中進士。這個陳綱後來當上了駐菲律賓總領事。

  225名進士中,官位最大的是宰相蘇頌。蘇頌是同安城內人,慶曆二年(1042年)與王安石同榜進士。元豐八年十一月,蘇頌以宰相奉詔研製“新渾儀”,費六年之功,終成“水運儀象台”。

  最耿直且為同安貢獻最大的是理學名宦林希元和刑部侍郎洪朝選。林希元是同安翔風堣s頭村(今翔安區)人,正德十一年(1516年)中舉,次年中進士。他一生慷慨耿直,去職居家,逢同安連年旱災,還為民請命,上書請太守發銀賑濟。1558年,倭寇侵擾同安,78歲的林希元仍上書提出抗倭保境的策略。同為洪朝選同安翔風堣H的洪朝選,同樣因倭寇作亂加上旱災連綿,向地方官提出許多防患賑災措施。不幸的是,權臣張居正暗中勾結同安知縣等人羅織罪名,于萬曆九年(1581年)將洪朝選逮捕,最終將其害死在福州獄中,成為明代一大冤案。

  詩句勾勒進京趕考路線

  從偏安一隅的閩南長途跋涉到京城趕考,其間的艱辛可想而知。而在不同朝代,考生們所走的路線又有所不同。

  明代福建同安縣人池顯方,天啟二年(1622)舉人,以母老不做官,一生工詩文,喜遊山川。著有《玉屏集》、《晃岩集》、《光南集》、《南參集》等。

  廈門閩南文化研究會副會長何丙仲稱,通過池顯方的詩句,可以大致看出當時進京趕考的路線為:從同安坐“公車”到福州,再到南平,繼而往江西贛州,至淮安,沿京杭大運河到大沽口或通州,再乘車馬到豐台,這就到了北京。

  清末同安還有另一個詩人叫王步蟾(1853-1904年),也是舉人,留有眾多詩篇。通過他的詩篇,何丙仲歸納出清朝進京趕考的大致路線為:廈門—汕頭—上海—京杭大運河—通州。

  ■觀點

  千年無狀元有歷史原因

  科舉制度在中國綿延1300年,從歷史上第一個進士到最後一個進士,在廈門也影響了至少千年。為何千年媟H門都沒有出過一個狀元?在文史專家看來,這是有其歷史原因的。

  “狀元未必都是最有才華的,畢竟他是在眾多進士中挑選出來的部分‘優秀分子’,再由皇帝欽點的。不少歷史事實證明,這其中既有文章著述的水準因素,也有部分比如相貌是否出眾、名字是否起得好等偶然因素。”原同安縣文化局局長顏立水稱,不少未被評為狀元的進士同樣才華橫溢、功績斐然,比如,雖然蔡複一未及一甲前三名,但《明史》堳o有他的傳。

  閩南文化研究會副會長何丙仲則認為,廈門千年未出狀元,與閩南文化積澱不如江浙等其他區域有關,雖然古同安尊崇朱子學,但畢竟缺少書香門第的傳統世家,而在他看來,世家是國學沉澱十分重要的載體。此外,明清以後閩南港口貿易發達,也讓年輕人甚至讀書人有了更多的選擇。

  而探秘過往千年科舉時代會發現,從西元992年到1895年,古同安(包括今日廈門與金門縣)共出了文武進士225人,沒有出過狀元,但有榜眼和探花。此外,大批進士中,有理學名宦、刑部侍郎、五省經略,更有才華橫溢的才子,名氣大到可以讓人用“同安”來指代。

上一篇 回文章列表 下一篇
操作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