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浯江文采工作室
回首頁
位置 奇人軼事 操作 上一篇 下一篇

標題 發表刊物 日期
金門第一才子許獬 浯江副刊 2009.06.15.
                                    金門第一才子許獬  

/林怡種

        取天下第一等名位,不若幹天下第一等事業;幹天下第一等事業,不若做天下第一等人品
----------------------------------------------------------------------------------------------------------

        金門,古稱浯江,太武巨岩由對岸鴻漸山蜿蜒而來,儼若仙人臥地,亦稱「仙洲」,唐貞元年間,陳淵開疆牧馬,以啟山林,歷經朱子教化,島上文風鼎盛,科甲連登,明、清兩代先後出了四十三位進士與一百三十多位舉人,然在歷代鄉賢之中,其故事與傳說在民間流傳最多,當屬明萬曆年間「會元傳臚」的許獬了。

        小時候,就曾聽過不識字的老祖母,靠代代口耳相傳,講述「狀元阮毋知,會元荷包內」、與「天下第一(敖力),許獬進士頭」的故事;同時,唸小學和國中時,也常聽老師講「文章許鍾斗,品德黃逸叟」的故事,以及許多關於許獬的有趣傳說。  

        只是,當時聽傳奇故事,似囫圇吞棗,並未能領略其中涵意,但腦海裡充滿著無限的憧憬!及長,有機會接觸到金門史籍書冊,才更深一層認識被尊稱為「金門第一才子」的鄉賢許獬,其「文章垂世,孝友傳家」的事蹟與種種傳說。

        當然,許獬出生於明朝隆慶四年(西元一五七○年),卒於明萬曆三十四年(西元一六○六年),離開人世己超過四百年了,諸多的傳說在金、泉兩岸流傳,版本雜沓,甚至,部份情節明顯有穿鑿附會之嫌,如今著手寫此文,確已無法直接訪問、考證,只能參考其著作、史籍資料與相關報導。

        因此,本文將有許多人云亦云的情節,畢竟,歷史真相只有一個,不容竄改或捏造,然而,避免以訛傳訛,且讓故事更通俗,讀起來更舒暢,應是筆者需要加倍努力的地方。

        根據金門史籍記載:許獬,原名行周,字子遜,號鍾斗,明朝泉州金門后湖人。自幼天資聰穎,喜歡讀書,能過目不忘成誦,九歲時即能寫文章,且常有精闢的宏論。

        由於許獬的祖父許開,飽讀詩書,尤善古文詩詞,著有「滄南集」;其父許振之,亦曾是鄉試中舉的「解元」,及名列「會試」的副榜,因此,許獬可說是出生在書香門第的家庭,從小就受到良好教育。

        相傳有一天,許獬家裡來了訪客,與其父許振之談論「左傳」書中某段情節,雖然,許獬只是十來歲的孩子,依偎在父親身旁,也能參與討論,並可輕鬆說出書中情節之淵源,展現博學強記的功力,令訪客驚羡不已,因此,「神童」之名傳遍四方!

        十三歲時,許獬便開始研讀經史,大抵都能融會貫通。所謂「經史」,即十三經:詩、書、易、三禮(周禮、儀禮、禮記)、春秋三傳(左傳、公羊傳、榖梁傳)、論語、孟子、孝經、爾雅;與二十五史:史記、漢書、後漢書、三國志、晉書、宋書、梁書、陳書、魏書、南齊書、周書、南史、北史、隋書、舊唐書、新唐書、舊五代史、新五代史、宋史、遼史、金史、元史、新元史、明史、清史稿等。

        據說,許獬的父親是個讀書人,雖在鄉試中舉,但在會試只能名列副榜,所以,孩子出生後特別寄予厚望,取名為「行周」,意在倣效唐代大文豪──「首閩進士」歐陽行周,希望成長之後,是一個飽學儒士,在殿試金榜題名,以光耀門楣。

        後來,許獬曾夢見在殿試榮登金榜,袍笏加身躋進士林,但因目睹官場爾虞我詐,權利傾軋為達目的,手段每每無所不用其極;而他知道有一種叫做「獬」的獨角獸,有分辨是非與善惡的能力,見到有人為非作歹,就會用獨角抵觸教訓他,因而把自己的名字「行周」,改為「獬」,就是希望將來科考「中舉」之後,能為公理正義而努力。

        事實上,觀諸許獬流傳於世的自勵名言:「取天下第一等名位,不若幹天下第一等事業;幹天下第一等事業,不若做天下第一等人品」,即能管窺他小小的年紀即知書達理,體認讀書的目的,不是為求高官厚祿,而是立下「幹天下第一等事業和做天下第一等人品」的宏願。同時,亦能印證他改名為「獬」,即展現恢宏的氣度,和高尚的品格。

        果然,許獬廿七歲在鄉試「中舉」,四年後的明萬曆二十九年,也就是三十一歲那年,在會試榮獲第一名(會元),同年,也在殿試勇奪二甲第一名(傳臚),獲授任「庶吉士」職務。不久之後,由於才學俱優,即獲擢升為「翰林院編修文林郎」,更因許獬學問淵博,文章自成一格,每有新作面世,大家爭著抄傳、海內傳誦,獲尊稱為「許同安先生」或「許會元」。

        只是,許獬在翰林院才二年的光景,身體健康就亮紅燈,曾自言:「至今精氣俱耗,頂髮盡脫」。因當時醫藥不發達,若不慎染病上身,治癒的機會很渺茫。何況,許獬自認精氣俱耗,連頭上的毛髮都掉光了,顯然病情已相當嚴重。於是,以生病為由辭官歸隱。

        因為,許獬為官清廉,不貪錢、不斂財,仕途生涯僅有積蓄白銀數十兩,但回到故鄉金門之後,將銀兩均分與親人,自己依舊兩袖清風,安貧樂道。

        許獬辭官回歸平民身分,仍秉持急公好義的本性,見鄰里有不平者,亦挺身代陳書狀,然不幸於明萬曆三十四年(西元一六O六)六月病情惡化辭世,得年三十有七。與其元配同葬於金城鎮山前村後石獅山旁,墓道碑則立於賢庵國小左後方的路旁,碑文為:「皇明     萬曆辛丑科會元授翰林院     編修文林郎鍾斗許公墓道」。

        許獬自幼知書達禮,秉持讀書人應有的風範,立下「幹天下第一等事業和做天下第一等人品」的宏願,不僅為官清廉,在個人家庭生活方面,亦恪守超高的道德準則。據傳說,昔日農業社會,盛行指腹為婚或約定婚事;許獬在年少時,亦定聘顏家少女為妻,然鄉試中舉之後,夫人顏氏得病雙目失明,其岳父同意讓他休妻另娶,然許獬始終不離不棄,且呵護有加,類似情形在當時官場之中,應是極少的箇中異數。

        由於許獬博學才高,科考過程文章成就、與平時妙言對句,在民間廣為流傳、家喻戶曉,被譽為「金門第一才子」。著有「許鍾斗文集」、「叢青軒集」、「四書闡旨合喙鳴」、「四書崇熹註解」、「叢青軒易解」、「存笥稿」等書。

        也許,許獬的著作並非最多,但他僅得年三十七,能有那些作品傳世,且多為正己範俗的精闢宏論,因而有「文章許鍾斗,品德黃逸叟」之美譽,這是金門之光,更是后湖許氏之光。

        清乾隆年間,許獬獲以鄉賢的身分,與宋朝的丘癸、明朝的黃偉、蔡復一、林釬、盧若騰等入祀金門朱子祠,讓典範永垂鄉里。而且,民國六十五年,金門後湖許氏族裔宗老許金龍先生,發起籌建「會元紀念館」,獲得村民熱烈響應,爭相捐地或出錢、出力,於民國七十年順利落成奠安,係一幢二樓建築,一樓為「會元館」,主祀許獬塑像,大門楹聯為「會機弘道昭仁義、元德型方法聖賢」;二樓前廳為「鍾斗書室」,擺置相關書籍以鼓勵後學,後廳則供奉后湖許氏祖先神主牌位,門前有一片廣場,聯外門柱楹聯為「存忠孝心,行仁義事」,彰顯許獬「文章垂世,孝友傳家」的精神,供後人景仰與學習。

        當然,許獬被譽為「金門第一才子」,正因他自幼天資聰穎機敏,調皮詼諧,傳奇故事多不勝數,玆舉例十則如下:
        
其一、面對縣令        理直氣壯

        話說許獬童年時期,有一年城隍爺生日,許獬的娘身體不適,吩咐他先到街上買五尺布,再買些供品到城隍廟拜拜;許獬照著娘的吩咐來到城隍廟前,抬頭望見臨街學堂前,有一尊「至聖先師」孔子的塑像,心想自己算是讀書人,見孔子公豈能不拜?但供品只有一份,於是,決定用布先蒙住城隍爺的眼睛,把供品祭拜孔子之後,再祭拜城隍爺。  
  
        正當許獬虔誠跪拜孔子之時,恰巧縣令也來城隍廟,一見城隍爺被蒙住雙眼,大聲喝斥:

        ──哪個刁民,竟敢戲弄神靈!

        許獬連忙上前解釋:

        ──實因一份供品,難酬二神之恩,請縣太爺海涵。

        縣令猜想眼前的孩童是許獬,久聞其「神童」之名,想試試其功力:

        ──我出個對子,如你能對出下聯,就原諒你。

        許獬點了點頭,睜大眼睛聆聽縣令出題。

        縣令沈思半晌之後,終於開口:

        ──白布蒙城隍,欺神敬孔子。

        許獬聽後,立即對出:

        ──陽傘遮日頭,瞞天剝百姓。

        縣令聽了,氣得差點昏倒,但許獬畢竟是個孩童,且對仗工整,無可挑剔。
    
        不久,縣令大隊人馬出巡,百姓紛紛避讓,許獬卻故意從儀仗中穿過,並拍手嬉笑,遭衙役追捕逮住,縣令從轎中探頭,一眼認出又是人小鬼大的許獬,舊羞新惱一起湧上心頭:

        ──今天再出個對子,如果對不上,就把你關起來。

        縣令搖頭晃腦吟道:

        ──虎下平陽,豬逃狗走羊起耳。

        許獬聽出以豬、狗鄙視百姓,即刻以牙還牙:

        ──龍過大海,魚竄蝦跳龜伸頭。

        縣令雖氣得幾欲吐血,卻無話可說,只好再次放人。

其二:兩次隨堂考,都得一百分

        根據后湖「會元紀念館」壁上的簡報資料顯示,許獬求學讀書時期,有一天,在課堂裡,私塾老師正準備提筆寫字,忽然從東邊的窗戶吹進一陣風,把講台上的紙吹落在地上。

        老師一面俯身用手撿拾掉在地上的紙張,嘴裡一面嘀咕著:

        ──正襟危坐,瞧!東風累得老夫彎腰。

        課堂裡,一群正搖頭晃腦唸著「之乎也者」的學童們,見狀忍不住哈哈大笑。

        老師撿起地上的紙張後,靈機一動,決定來一次機會教育和隨堂考試:

        ──剛才我出了上聯,誰能對出下聯?

        學生們馬上收歛笑聲,噤若寒蟬面面相覷,只有許獬舉手起立:

        ──搖頭晃腦,看!西席嚇得小子噤聲。

        許獬小小的年紀,展現超人的機智,對仗工整,連老師也佩服不已。

        另外:相傳有一天,私塾老師想再試試許獬的才智,相偕街坊出遊,來到一家打鐵店前,老師即景出了上聯:

        ──鐵錘本屬鐵,鐵砧也屬鐵,打鐵鐵敲鐵。

        許獬環顧四周,看見附近有一家五金百貨店,門前懸掛鱟桸,靈機一動即時回答:

        ──鱟肉本是鱟,鱟桸也屬鱟,煮鱟鱟舀鱟。

        許獬以鱟對鐵,對仗完整,老師聽後頻頻點頭讚許。連續兩次隨堂考試,都給了一百分。

        許獬幼年讀書的地方,名為「叢青軒」,位於金城鎮北門里浯江街,即今「清金門鎮總兵署」,是一幢四進兩廊式的四合院建築,庭院內逾百齡古榕綠蔭蔽天,前面有寬闊的廣場,被稱為「衙門口」。清康熙年間,金門鎮總兵陳龍,將總兵署從金門城遷至後浦「叢青軒」辦公,此後三百多年,成為金門最高行政機關所在地,民國成立,先後做為縣公署、金門防衛司令部、福建省政府、金門戰地政務委員會、縣諮詢代表會及警察局等辦公處所,列為三級古蹟,現經整修為參觀景點。

其三:一夜趕寫九十九篇文章

        相傳有一次,許獬的父親將出遠門,擔心兒子沉迷嬉戲,將荒廢課業,所以,臨行前把他叫到跟前,告誡一番:

        ──為父將出遠門,你每日得寫一篇文章,不得短少,否則,等我回來時,將重重處罰。
        
     豈料,所謂「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待許父踏出家門,許獬正像飛出籠中的鳥兒,一溜煙便不見人影,忘卻每天要寫作業之事,村前、屋後,甚至是田野、海邊,都可看見許獬與玩伴嬉戲歡笑的身影,儘管許母一再叮嚀,要他記得父親規定要寫的功課。可是,每次許獬均敷衍應付:

        ──沒問題啦,那是小事一樁!

        歡樂的時光,彷佛是長了翅膀似的,一晃眼的工夫,已是許父出外第九十九天,當天傍晚,許獬從門外嬉戲回家,許母和往常一樣,一邊在廚房做飯,一邊嘮叨責問:

        ──明天,你爹就要回來了,功課都沒有做,看你怎麼辦?

        許獬屈指一算,趕緊衝進書房振筆直書,一篇又一篇,忘卻饑腸轆轆,縱然許母再三催促吃晚飯,許他猶充耳不聞,手中之筆寫個不停,最後,竟累倒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隔日早上,許父回到家裡,搖醒仍在酣睡的許獬,仔細清點書桌上已寫好的文章,總共有九十九篇,不僅字句筆筆工整,且篇篇創意新穎。

        一夜連趕九十九篇文稿,其文思泉湧與如數繳件的功力,連許父也訝異不已。

其四:載載載童生、朝朝朝天子        

        金門南門海邊渡頭,是考生搭船到同安,再經驛道進京的起點,所以稱為「同安渡頭」。

        有一位年輕時曾醉心於科舉,卻屢試不第的「船老大」,每次載運學子渡海去應考,總是百感交集,常常不甘寂寞,試圖藉著展露才學,出些對子為難考生。
明萬曆廿九年,許獬準備搭船進京趕考,當他來到南門「同安渡頭」,發現十餘位同是背著書簍的考生,滿面憂愁站在岸邊上不了船。因為,「船老大」出了一個上聯:「載載載載載童生」,言明若有人能對出下聯,願免費載大家過海去應考,否則,「寒窗苦讀」那麼多年,若是連船伕這一關都過不了,京城也甭去了,請大家回家再苦讀,免得白白浪費金錢。

        正當大家面面相覷、絞盡腦汁大半天,遲遲想不出適當下聯之時,「船老大」己不耐煩揮著手:

        ──回去吧!回去好好用功苦讀,明年再來!

        這時,恰好許獬趕到,問明緣由之後,獲悉上聯的意思是「一年又一年,一趟又一趟,載運童生去應考。」於是,許獬大聲問:

        ──阮若是答出下聯,是不是真的免費載我們過海?

        「船老大」回曰:

        ──絕不食言。

        這時,許獬不急不徐地對出下聯:

        ──朝朝朝朝朝天子。

        意思是「每天早朝,每個朝代,都要朝見皇帝。」不但對仗工整,且涵意深遠。「船老大」頻頻點頭稱許,態度急轉彎,很客氣的請大家上船,立即起航免費載到同安,並祝福大家金榜題名。

其五:天下第一(敖力),許獬進士頭

        金門古時候棣屬同安縣,許獬居住的后湖村,為翔風里十九都。由於他博學和多才,文章四海傳誦,更為同安縣「會元傳臚」第一人。尤其,金門考生進京應試,必須經同安的小盈嶺,順著泉州驛道北上,許獬自是不能例外,他曾在科考沿途發生許多趣事,在閩南地區為人們津津樂道。

        話說有一次,許獬進京科考途經晉江,想拜訪鼎鼎大名的「天下第一通,晉江陳紫峰」,希望登門請益。

        果然,許獬來到陳紫峰的學堂,行禮如儀之後,但見一群學童在梧桐樹下玩耍,有人用竹竿敲打樹上的果實,梧桐子彈落地上滾來滾去,學童爭相撿拾嬉戲,大家玩得很快樂。

        陳紫峰見狀,即時出了對句上聯:

        ──童子打桐子,桐子落,童子樂。

        由於「童」與「桐」均為應時景物;「落」、「樂」皆取其諧音。於是,許獬沉思一會兒後,立即對出下聯:

        ──許獬過苦海,苦海盡,許獬進!

        因為,「許獬」與「苦海」;「盡」與「進」用閩南語唸起來同音,而且,巧妙地套進自己的名字,在「天下第一通」陳紫峰的面前,不甘示弱表達迢遙渡海,苦盡甘來,必將在考場「中舉」。

        兩人藉著對句心領神會,彼此相談甚歡,結為莫逆之交。後來,許獬在會試及殿試皆獲第一名,成為同安縣「會元傳臚」第一人,因而有「天下第一通,晉江陳紫峰;天下第一(敖力),許獬進士頭」的民謠在閩南地區流傳。

其六:狀元阮毋知,會元荷包內

        相傳許獬科考途中經過泉州,遇到一位自命不凡的考生,常詡「必登魁首」,耳聞許獬博學多才,實力超強,暗忖「吾當避此人,出一頭地」。因此,聽聞許獬來到泉州,千方百計打探下榻的客棧,並訂房同住接近,以便了解虛實,定奪參加會考的科目。

        有一天,泉州考生見許獬客房門外書著「會元」兩字,滿臉疑惑地問:

        ──你這麼有把握?

        所謂「來者不善,善者不來。」畢竟,許獬亦非泛泛之輩,早已洞悉泉州考生的陰謀詭計,因而將計就計,準備來一場「諜對諜」大作戰,讓他知難而退。所以,許獬才故意在門外書著「會元」兩字,正等著泉州考生上鉤問起緣由。於是,許獬回曰:

        ──狀元阮毋知,會元荷包內。

        然而,泉州考生仍不死心,常藉機邀宴飲酒作詩,暗地裡卻希望把許獬灌醉,讓他酒後吐真言。某日酒過三巡之後,泉州考生吟出一對上聯,特向許獬討教:

        ──冬雪造觀音,日出化身歸南海。

        許獬雖博學多才,也帶有一些酒氣,但終究不是詩仙李白,未能「斗酒詩百篇」,三杯黃湯下肚後,竟頭昏腦脹答不出來,便假裝不勝酒力欲提早就寢。回到客房躺在床上,許獬輾側反側難以入眠,苦思找不出適當的對句,因而準備趁東方天際露白之前,收拾行囊悄然離去,就在推開房門的當兒,瞥見天邊朝霞雲彩,觸景生情悟出下聯:

        ──秋雲排羅漢,風吹移步往西天。

        果然,泉州考生知難而退,未敢與許獬報考同科;而許獬一舉高中「會元」與「傳臚」,成為同安縣的「會元傳臚」第一人。四百年來,「狀元阮毋知,會元荷包內」的故事,依然為人們所傳頌。

其七:日日冬至        夜夜元宵

        相傳許獬與金門考生一行人離開泉州之後,途經惠安洛陽橋,見橋邊有間草寮,懸掛著「湯圓」的招牌。有人提議:

        ──大家走累了,何妨到寮媟硫},順便品嘗湯圓的滋味。

        店主見來客是一群背著書簍的考生,喜孜孜地熱忱招待,也想試試他們的學識,便對大家說:

        ──我出一個對子,如果有人能對出,那麼,今天的湯圓免費招待!

        ──好吧,好吧!試試看!

        金門考生七嘴八舌,異口同聲表示願試試身手,希望享受免費湯圓。

        因為,湯圓是冬至應景食品,一般人都稱為「冬至圓」。畢竟,店主賣湯圓,希望每一天都像過冬至一樣,湯圓熱賣大發利市。所以,他出的對句上聯是:

        ──草寮頂上,日日冬至。

        同行的學子你看我、我看你,沒有人敢出聲。斯時,許獬不慌不忙舉手發言:

        ──洛陽橋下,夜夜元宵!

        店主見他對答工整,且涵意深遠,便招待大家享受免費的湯圓大餐。

其八:夜宿安溪,楹聯塗鴉

        相傳金門進京科考學子一行,沿泉州驛道北上,某日傍晚路過安溪,見一祠堂大門未關,為節省住宿客棧的開支,決定進去暫住一宿。

        豈料,約莫半個時辰,該宗祠族裔多人趕到,指責學子未借先住,不懂得規矩,嘲諷「書讀佇胛脊」,必將名落孫山。因此,金門學子趕緊哈腰致歉,才未被掃地出門餐風露宿。

      所謂「助人為快樂之本」,進京趕考的窮學生,只是路過借住一宿遮風避雨而已,又不是長期強佔不還,何必如此苛責羞辱?當天晚上,許獬愈想愈氣,睜著雙眼徹夜難眠,瞧見正堂楹柱,左邊寫著:

        ──文士武士天下士士敬君子君子敬士。

        而右邊楹柱空著,僅貼著一張褪色的紅紙條,歪歪斜斜地寫著:「期望後代子孫能對出下聯」,從各種跡象顯示,該楹聯已懸空數十年之久。

        於是,許獬靈機一動,拿起筆來,在懸空的楹柱上寫著:

        ──臭猴死猴安溪猴猴罵豬哥豬哥罵猴。

        許獬寫畢,未待天明,趕緊叫醒同伴迅速收拾行李,星夜逃離現場。

        天亮之後,該宗姓族裔見狀,火冒三丈,不在話下;但有一位耆宿認為,塗鴉者非等閒之輩,這名考生將來必定「中舉」,不如禮聘他幫忙完成下聯,但金門學子已遠離,追不回來了。

其九:曉行又曉行        

        相傳金門學子一行離開安溪之後,爬山涉水又走了一天路,傍晚時分來到一間客棧,大家精疲力竭想早早歇息。

        可是,客棧裡也有其他赴考的書生,其中有兩人在正廳裡,一邊飲酒,一邊吟詩作對,嚷著:

        ──曉行又曉行,十里天未明!

        由於想不出接續的詩句,卻一遍又一遍,重複地吟唸著相同的句子,音量挾雜著酒精,至為聒噪惱人。許獬聽得很不耐煩,出面制止:

        ──太吵了!請小聲一點好嗎?

        兩位吟詩書生,未多加理會,繼續吟唱:

        ──曉行又曉行,十里天未明!

        許獬終於開始有點按奈不住:

        ──想不出下聯,別在那裡丟人現眼!

        二位書生仍視若無人,繼續一遍又一遍地重複吟唱。
        
     最後,許獬覺得忍無可忍,決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也故意放聲吟唱著:

        ──不見書生面,只聞放屁聲。

        因此,那兩位書生很不服氣,藉著酒膽以髒話開罵,許獬也不甘示弱,以牙還牙,雙方吵了起來,進而準備大打出手,最後鬧進衙門裡,雙方互控被侮辱。升堂之後,縣官令兩造從實招來,要求將事件經過敘述一遍。於是,兩位書生急著搶先發言,異口同聲吟出:

        ──曉行又曉行,十里天未明!

        許獬聽後暗笑在心裡,緊接著回應:

        ──不見青山面,只聞流水聲。

        縣官聽後拍手叫好:

        ──對得好,對得好,哪有不雅髒話辱罵人?  
  
        於是,將雙方訓誡一番後斥回。

其十:皇帝測文才        頂真句作詩  
  
        許獬博才多學、機智過人,文章四海傳誦,連神宗皇帝亦有耳聞,但對其作詩功力,仍半信半疑。

        因此,神宗皇帝特召許獬進宮,親自令以「天」為題作詩,且首尾皆要是「天」字,且各字間以「頂真句」連接。(註:頂真句,也稱頂針、聯珠、鏈式結構之文句。亦即將前一句尾字,作為後一句的首字,使兩句首尾相連,前後承接,產生上遞下接的效果,好像串珠子似的。用頂真法創制的聯語,要做到語句連接緊湊、生動明快,並非易事。)

        相傳,神宗皇出完題,待敘明規定事項後,片刻之間,許獬的詩也寫好了:

        ──天為君為事,事事皆有道;道德有其門,門前生瑞草;草木又逢春,春夏好光景;景景宜作家,家貧出孝子;子孫皆有孝,孝而感動天。

        神宗皇帝看過許獬的詩,仔細檢查,確實首尾有「天」,且前句尾字與後句首字相同,符合「頂真句」寫法,對許獬博學多才與機智反應,讚不絕口!

        許獬一生的傳奇趣事,四百年來在閩南地區廣為人們所傳頌,無論是被譽為「天下第一        」或「金門第一才子」,應是實至名歸,當之無愧!同時,也印證金門是有歷史、有文化的島嶼!

                                                                                      ──寫於二OO九年二月

上一篇 回文章列表 下一篇
操作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