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浯江文采工作室
回首頁
位置 序與後記 操作 上一篇 下一篇

標題 發表刊物 日期
心中一把尺--序 傅崐成 2007.11.28.
                                          頭頂一片天
    
/傅崐成


        在滔滔海峽的西側,面對著福建蜿蜒多灣的海岸,金門靜臥著。蔥蘢的林木,紅瓦石牆,在略顯陳舊的村莊堙A鳥雀飛逐,雞犬相聞。金門人在這個島嶼上,生活著。近千年的時光也就這麽過去了。

        從中原黃土高原上遷徙入島的;從雲貴高原、廣東、廣西山區,隨軍入島的;從臺灣、從日本、從南洋,其他島嶼,輾轉入島的;不少人,陸續就這麽登上了金門島,然後在這島上生生死死了。但還有更多的人,離開了,脫離了金門島,也在世界的其他角落,生生死死了。據說,在目前地球上活著的六十億人口中,有二十萬五千三百零二個是金門人。雖然它的定義有些含混,但是金門人就是金門人。凡是金門人,一聽到“金門”這個名字,就會有所觸動。那種感覺和其他地方來的人,明顯不同。

        我有幸,在行將年入半百的時候,心一橫,入島了。把從臺北裝船運來的書,裝滿了一層小樓。然後,在金門的老街上,日日迤邐而行。在金門與臨近的廈門島之間,船來船往,漂來漂去,靠著教書、講學維生。無意中,得有機會認識了一名金門少年。

        這個慣於赤足行走在沙灘、田野的少年,靠著在海邊檢拾血蛤,在荒野搜尋廢棄的、生蛌漪飲u碎殼、銅屑,居然也在學校埵Y上了營養午餐,騎上了自己哢哢作響的腳踏車,還找機會讀透了三國演義,翻遍了水滸傳、封神榜。

        不幾年功夫,這名少年,沒給不長眼睛的炮彈炸死,橫七豎八地長大了,競到了能夠執筆寫文章,賺幾文稿費,給自己打打牙祭的時候。更驚人的是,在沒有留美博士的頭銜,甚至沒有任何土造大學學士學位的情況下,這麽一個簡樸無奇的金門高中生,居然考過了國家考試,當上了政府公務員,靠著在醫院媯馱H照照肺、照照胃腸,並且一年一年,戰戰兢兢地工作、生活、結婚、生子,最終幹到了金門日報總編輯的“高官顯位”!

        時光荏苒,現在,這名金門鄉土少年已經兒女成行啦。銀灰色的毛髮,不但在他的耳鬢冒出了三兩莖,甚至在他的耳朵堙B鼻孔堙B眉毛間,也竄出了一兩根。眼看著多年來寫成的文字,堆積如山。再看著周遭大傢伙,流行出書,不但大中小學的老師出書、大中小書店的老闆出書、馬英九這樣的帥哥和蔡依琳這樣的美女出書,就連監獄堛漸}犯、跑路的嫌疑犯也都在出書;於是,他也就鼓足了勇氣,把那麽些年來,在金門日報陸續發表過的許多文章,加上些過去從未曾發表的文稿,挑出了百篇足以反映出自己人生心路歷程的篇章,集結成書,取名為《心中一把尺》,並且邀序於我。

        初看到這本書稿的首頁題名,我原本推想他的意思,是要在這本集子中,抽出腰間的鋼尺銅鞭,左批昔日情敵,右砍今日政客,中間再做勢衡量一下自己今昔的長短。但是,待到細讀了他的百篇文稿之後,才慚愧地,驚訝自己的簡陋、粗略。

        這把心中之尺,確實是一把細緻精密的尺。但它沒有丈量了什麽私人的恩怨情仇,沒有批誰、沒有砍誰,更沒有算計了什麽人的功過。它衡量出了,我這個“首席讀者”內心陰暗角落的長短;它丈量了這個島嶼的幅員廣狹;也測算出了島上古往今來人們心臟的寬度和胸臆的廣度。

        這把尺上的刻度細微,其間有乾隆皇帝和蘇東坡,有生氣的老校長、有傻瓜的李所長,也有老同學黑貓仔和海灘上搶拾麥子茶的金門父老。

        用這把柔軟、無體、無量的心中一尺,這個我自以為,已經深刻認識了好些年的金門老少年,向天空一揮,撥除了陰霾,讓陽光閃入,創造了一片晴朗的天空。

        在煙硝散盡的海隅一島,他的頭頂上,已經有了一片天空。

        我還在尋找。

                                                                      二OO七十一月廿八日於金門

上一篇 回文章列表 下一篇
操作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