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浯江文采工作室
回首頁
位置 白色的回憶 操作 上一篇 下一篇

標題 發表刊物 日期
採血針砭會痛,拒檢問題多 金門日報 2010.12.23.
        ■採血針砭會痛,拒檢問題多 
    
        海島的金門,冬天的夜裡特別冷,我們常媯菢x毯防寒大衣出門採血。

        然而,金門是戰地,居民日常生活,不但沒有夜市可溜達,更嚴禁燈光外洩,入夜到處是一片漆黑。尤其,金門沒有電視轉播站,就算能買一台黑白電視機,架著高聳天際的魚骨天線,了不起只有台灣海峽風平浪靜的日子,才能勉強看到節目。所以,不躲防空洞的「雙號」夜晚,居民沒有什麼消遣娛樂,大家吃過晚餐無所事事,普遍早早躲進被窩裡夢周公。

        因此,深夜我們出門採血,絕大多數的居民已進入夢鄉,特別是天氣寒冷,很多人懶得起床接受針砭採血。於是,在採血率偏低的情況下,只好由鄰長帶著挨家挨戶敲門,但每每敲門大半天,若不是吃閉門羹,就是飄來一陣「心不甘、情不願」的白眼。畢竟,那麼冷的寒夜,誰願從暖烘烘的被窩裡起身接受砭針?說真的,倘若是我,心裡也有十個、百個不願意!

        的確,在採血過程居民不願配合,最棘手的,首推三更半夜擾人清夢,其次,是針砭會痛;特別是針砭會痛,許多人以各種理由拒絕受檢,以致受檢率偏低。因為,當初「五年防治計劃」實施開端,即奉令「只許成功、不能失敗」,因此,「金門戰地政務委員會」唯恐計劃無法如期完成,乃下令未接受「血絲蟲病」檢查者,不能申請「出入境證」,也就要不能到台灣,必須由「血絲蟲防治小組」出具已檢驗的證明,才准成行。

        雖然,戰時的金門,實施「戰地政務」軍管,司令官集黨政軍一元化領導,每一句話都是命令,島上無分軍民,人人遵行。為了消滅「血絲蟲病」,確保軍民健康,「政委會」不惜祭出未檢查者,不准出境到台灣,但仍有許多人不願受檢,理由林林總總,玆舉例如下:

        曾經,有人表示:「反正,我一輩子沒去過台灣,以前沒去過,以後也不會去,所以,我不想檢查。」

        遇到類似的民眾,真的是令人好氣又好笑,但我們仍會委婉相勸:檢查「血絲蟲」病完全免費,主要目的是要找出帶原者,免費給予藥物治療,防止相互傳染,維護大眾的健康,特別是「血絲蟲病」常常是自家人傳染給自家人;若是家中有人未接受檢查,等於家裡留著傳染病原,隨時會傳染給大家,一旦染病發作,出現「大腳銅」、「臭腳皮粘」、「乳糜尿」等等症狀,後悔就來不及了。

        另外,也有人表示:「我是吃長齋的,血液很清,不可能有血絲蟲!」

        不可否認,幾千年來,古老的中國人們崇天敬神,深信天有神、地有鬼。特別是閩南地區,只要有人住的聚落都建廟宇供奉神靈,其目的在規範人心,導引人性向善,所謂「人間私事,天聽如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每一個人舉頭三尺有神明,一言一行都赤裸裸呈在文武判官面前,因果會輪迴,善惡到頭終有報!

        尤其,金門島自古即有「仙山」、「佛地」傳說,無分大村小村都建有廟宇,供奉忠孝節義先聖先賢,福祐子民;何況,廟宇神靈是村民精神支柱和行為規範,比諸法律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很多人認為心存善良,就不會遭天譴,以致誤為吃齋茹素,不殺生,就不會感染「血絲蟲病」。事實上,吃齋拜佛的人,照樣會被蚊蟲叮咬,只要被蚊蟲叮咬過,都有可能感染「血絲蟲病」。

        同樣的,也有人表示:「我是老酒鬼,血液裡都是酒精,怎可能有血絲蟲?」

        是的,金門盛產高粱酒,名聞遐邇,尤其,傳統習俗,無論是娶媳婦或嫁女兒要喝酒、生辰壽誕要喝酒、喬遷開市要喝酒、添丁進爵更要開懷暢飲,甚至,酒席上雞頭、魚尾對到誰,就得乾一杯。所以,有許多喜好杯中物的饕客,遇到要檢查「血絲蟲病」,常常自詡身體血液裡流著是酒精,「血絲蟲」不可能在他身上存活。

          當然,百分之七十五濃度的酒精能消毒殺菌,但酒類喝進肚子裡,會被肝臟分解,不會直接進入血液裡「殺蟲」,因此,遇到類似的情形,我們除了勸導酒喝多了,會傷肝、傷身,也說明喝酒不能消滅血液的「血絲蟲」,唯有「海喘散」特效藥才有用,請接受免費檢查,如果血液裡有「蟲」,也是免費給藥治療。

        此外,也常遇到老年人表示:「都快一百歲,已在棺材徘徊,快死的人檢查又有何用?」

        其實,嬰兒出生後,就會被蚊蟲叮咬,就會感染「血絲蟲病」,滿一足歲即能檢查出是否被感染,而長命百歲的人瑞,活在世上時間較久,被感染的機會相對高出很多,特別需要接受檢查,以免傳染給兒孫。遇到類似的情形,我們會不厭其煩的加以勸導,建議最好多留些智慧或金、銀、財、寶給兒孫,千萬不要把病留給家人。

        也許,昔日教育不普及,年紀大的人,普遍都沒有進過學堂,知識水準相對較低,容易迷信。曾經,有人指著我大罵:「你眼睛瞎了嗎?沒看到我媳婦懷有身孕,用針砭她若動了胎氣,你負得起責任嗎?」

        的確,古時候,人們相信嬰兒的誕生,皆是「註生娘娘」所賜;同時,也相信婦女懷孕時胎神便存在,生活中必須處處小心謹慎,不能任意在房間內釘鐵釘、鑿洞、剪布、張貼、綑綁、切割、或移動傢俱,以免觸怒胎神。假如不小心「動了胎氣」,得趕緊請法師、道士畫符張貼在床頭安撫胎神,或燒化成灰配水服用,以保佑腹中胎兒平安。

        此外,人們還相信睡覺的床也有神,通稱為「床母」,特別是嬰兒出生後都在床鋪上,若是經常啼哭,普遍認為那是「床母」不高興,每逢初一、十五及年節都要祭拜,嬰兒才能平安、順利成長;同樣的,如果嬰兒睡覺時,自己發出陣陣微笑,也認為那是「床母」在調教戲弄;甚至,嬰兒身上的胎記,也認為是「床母」做記號,各種穿鑿附會的說法在民間流傳,人們深信不疑。

        畢竟,過去醫藥不發達,沒有超音波等先進科技產檢,手術設備付諸闕如,鄉下人家普遍沒有產檢,通常都在裡家生產,沒有醫生和護士接生;所以,婦女懷胎只好聽天由命,若是發生子宮外孕、或胎位不正,往往造成難產或血崩,親人眼睜睜看著孕母痛苦掙扎,大家束手無策,沒有人能給予協助,最後,十之八九帶著胎兒含恨而終。

        認真說,婦女懷胎本來就很危險,得處處小心謹慎,關係母子生命安危,過去是如此,現在也一樣,何況,即使懷胎十月嬰兒順利呱呱墜地,母子均安,實在是一件不容易、也很了不起的事,但由於華夏民族特別重視傳宗接代,無論王侯將相,或庶民百姓,媳婦進門之後能否弄璋生男,關係其在家族的地位,以及自己未來的幸福,所以,人們把「天官賜福神、土地公、註生娘娘」奉為三大主神膜拜,祈求人生「福、祿、壽」三大願望。

        因此,遇到類似被指著鼻子大罵,我們不能生氣、也不敢生氣,除了更加委婉地解說,孕婦接受砭針採血,不但不會動到胎氣,反而有助母子的健康,因為,孕婦也會感染「血絲蟲病」,雖說不會由母體垂直傳染給子女,但最好接受檢查,否則,母親若是帶原者,嬰兒出生後長期睡在一起,容易傳染給孩子,可能影響孩子一生的幸福。當然,「血絲蟲病」算是傳染病,依規定一足歲以上的人都應受檢,但終究還不算是惡性、或有立即危險的傳染病。所以,遇到堅決不願受檢的孕婦,我們只能尊重其意願,給予更多的祝福。

        也許,我加入「血絲蟲病」防治小組,已是計劃實施的第三年,也就是很多人已檢查過三次,因此,更多人不願接受檢查,共同的理由是:「去年已檢查沒有蟲,今年幹嘛還要再檢查?」

        遇到類似的情形,我們只能一遍又一遍的解說:「血絲蟲」會相互感染,而且感染一年之後,才能生產幼蟲,所以,去年檢查為陰性不帶原,隔年並不一定能保證不被感染,還是接受檢查比較安全。

上一篇 回文章列表 下一篇
操作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