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浯江文采工作室
回首頁
位置 尚卿夜未眠 操作 上一篇 下一篇

標題 發表刊物 日期
掬一把晨曦 正氣副刊 1977.05.04.
                            掬一把晨曦    
  
                                ──崗上聽濤隨筆之一
/林怡種

        清晨,我起得很早,信步登上「彩印大樓」的屋頂,面向浩瀚的大海,希望能掬一把晨曦。

        從台北受訓歸來,在成功崗上工作,已經有半年的時光了;生活在崗上的日子,宿舍就在海邊,每天夜晚,在嘩啦嘩啦的濤聲中入夢;清晨,也在嘩啦嘩啦的濤聲中醒來,日子就在潮音之中更迭漸進。

        就像此刻,一覺醒來登上樓頂,佇立在徐徐的晨風中,面向東方蔚藍的大海,金色的晨曦無羈地灑在料羅灣海面,散發出粼粼波光,照亮著海面的點點漁舟。雖然,「彩印大樓」只是一幢二層樓建築,但站在樓頂居高眺遠,視野下是無限寬廣與寧靜,彷若一幅精心描繪的山水圖畫,讓人不自覺地打從心底產生一股「登樓憑眺天空海闊,遊目聘懷心曠神怡」的舒暢。

        話說成功山崗,是依山傍海的一塊高地,東邊緊臨浩瀚的台灣海峽,左右兩側各有天然的斷塹溝壑阻絕,地勢極為險峻,當初軍方選擇建立「廣播電台」,還因北邊有座花崗岩壘疊的太武山,成為天然的屏障,有利躲避共軍炮火的轟擊。

        也許,對岸共軍火炮威力逐漸增強,整個金門島都在有效射擊範圍之內,對大陸發聲的「廣播電台」自是不能例外,因而被迫遷往塔后的岩石山洞。民國五十一年,遺址由隨國軍從江西撤退而來的「正氣中華報社」接手,另行開鑿深入地底十餘公尺的地下室,當作鉛字排撿房;民國五十四年,再擴增對金門民間發行「金門日報」;民國六十五年為因應業務擴展,又增建「彩色印刷廠」,主要的目的是為承印「金門酒廠」的商標與包裝盒,有幸參加徵才考試,獲錄取奉派赴台學習彩色照相製版,加入工作的行列,才有機會來到成功崗上。

        所謂「境由心生!」一個人在新的環境裡,受其薰陶可逐漸潛移默化,而塑造出新的性情。因此,來到崗上半年多了,每天接近大海和山巒,漸漸感到自身的渺小,深覺年輕人要走的路很遙遠。眼前的得,並不能代表一生的成就;眼前的失,也並不表示就是一敗塗地,這輩子永不翻身。畢竟,「人生可比是海上的波浪,有時起、有時落;一時失志、毋免怨歎,一時落魄、毋免膽寒,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愛拼才會贏!」  
  
        記得考取這份工作之時,準備辭去醫院的差事,回家稟告雙親,老人家既不表示贊成,也不加以反對,要我自己慎重考慮,倒是老祖母敬天拜佛,每事必問神卜卦,偷偷地到廟堜滮F一支籤,說什麼叫「王子求仙」,一路上遇到許多艱難險阻,「魚困涸澈,難待西江水」,後來,幸獲神仙營救,「蛟龍得雨雲,終非池中物」。

        其實,我素不相信冥冥之中命運的安排,所以,對於老祖母的「籤詩解說」,乃一笑置之,毅然決定辭去醫院堛漱u作,因為,自認不是學醫的,醫院非久留之地,而且,在這學識和科技爆炸的時代,人浮於事,沒有一紙傲人的文憑,將難以在人叢中立足。何況,所謂「良田千畝,不如薄技隨身!」能獲得公費赴台學習一技之長,這是千載難逢的大好機會,未來最起碼能養活自己,不是嗎?

        雖然,半年後的今天,發覺老祖母到廟裡抽的那支籤,似乎真的有一點靈光,因為,擺在眼前的道途上,出現荊棘和溝壑,隨時可能會被絆倒或栽跟斗遍體鱗傷,最明顯的實例,就是那個在部隊出了大紕漏,遭撤職轉任的「官」,心生怨懟,導致心術不正,特別是對我們十位赴台受訓回來的伙伴,凡事刁難,打壓不餘遺力,難怪報社主筆「風衣」看不下去,在「浯江夜話」撰文寫到:「如果窮極無聊,可以砍下自己的胳臂來把玩,但千萬別拔別人的一根毫毛開玩笑!」

        然而,俗語說得好:「人在屋簷下,豈能不低頭?」幸好,值得安慰的是,有人說過:

        ──人生的道路是崎嶇的、坎坷的,除了橫逆險阻之外,多少的欺辱笑罵擺在眼前,都得一一去克服與突破。一個人的成功,絕非偶然;一個成功的游泳者,你問他是怎麼成功的,他會告訴你:「要有不怕喝水的精神!」同樣的,一個善溜冰者,你問他是怎麼成功的,他會毫不遲疑地告訴你:「跌了,要有爬起來的勇氣!」

        此外,記得在台北當學徒的時候,有一位剛從台北市工畢業的伙伴,生長在繁華、競爭的社會堙A思想終究是不同凡響;他認為年輕人,當學習海鷗飛翔的精神,不僅是為了覓食,而且,還在追求一種理想、一種快樂、一種盡善盡美的飛翔、更快更高的飛翔。他認為一個人,二十五歲以前,是在充實自己;三十五歲以前,是在學習賺錢;而三十五歲以後,才真正的開始賺錢!所以,他不停的跳糟,目的不是想獲得到更高的薪水,而是要汲取每家公司的技術及精華。

        從台北當學徒回來半年了,雖然,眼前的道路,出現許多艱難險阻,有待努力一一去克服。幸好,每天能面對山巒與大海,自覺眼前的得與失,並不很重要,畢竟,我還算年輕,人生的旅程還很遙遠,光明的前程靠自己去開拓,此時此刻,何妨伸出雙手掬一把晨曦,展放在未來的旅程上!

                --1977.05.14.初稿
                


上一篇 回文章列表 下一篇
操作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