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浯江文采工作室
回首頁
位置 聽濤隨筆 操作 上一篇 下一篇

標題 發表刊物 日期
蛙聲又向耳邊鳴 民眾副刊 1983.09.02
                                  蛙聲又向耳邊鳴            

      春雨過後,池塘的水又滿了,一到夜晚,庭外的水塘堳K傳來一陣
陣咯咯的蛙鼓聲。

        說起來,我沒有蓄意結廬鄉居的意思,可是,老天似乎對我特別的
偏愛,讓我降生在一個寧靜濱海的小村,過著沒有車馬喧嘩的童年,更
幸運的是我家的大門面對著大海。早晨起來,推開柴扉,庭外便是一個
明鏡般的水塘,塘媕n鵝戲水,悠遊自在。塘邊的土堤外,便是湛藍的
金廈灣,站在大門外,昂首可見白雲悠悠,臨遠可望碧波盪漾,尤其是
晨曦初露,對岸故國河山層巒疊翠的山影下,帆影處處,最為挺拔的鴻
尖山,半截高聳出雲霧外,遠遠地看去,彷彿是一幅靜謐的山水國畫,
這個當兒,村子堛漱H們,或荷鋤牽牛踏上田疇,或張網揚帆航向大海
,每個人的臉上沒有猜疑,一個個的神情顯得那麼的怡然自得,去迎接
充滿希望的一天。夕陽西下,火紅的大太陽疲憊地浮在海面上,晚霞滿
天,沙鷗低翔,庭外的景象真是風情萬千!

  小時候,村子媮晲S有電,當然也沒有電視機和電扇,更別說冷氣
機了,夏天晚上唯一的休閒活動,便是一家人圍在星空下乘涼,談天和
說笑。那時,爺爺最疼我,一到夜晚,吃過晚飯,我便幫他拿胡琴和扇
子,纏著他到庭外乘涼。

  ——飯後一根煙,快樂似神仙!

  我們總是坐在水塘邊,爺爺把茶擱在一旁,然後習慣地先燃一根紙
煙閉上眼睛慢慢地吸著,讓縷縷的白煙從他口中揚向天際,一副憂勞皆
忘的樣子。

  暮色籠罩下來了,星星開始閃耀,一顆、兩顆、三顆  …….終於滿
天繁星了,皎潔的銀河清楚地橫跨天邊。坐在庭院外,濤聲在土堤外嘩
啦嘩啦地迴響著,節拍輕快,韻律幽揚,四野的各種蟲兒躲在暗處,也
以不同的唧唧音符,譜出一組悅耳的交響樂章,不過,更能引人入勝的
,要算是水塘媦々Q隻不甘寂寞的青蛙嘹亮的蛙鼓聲咯咯咯地爭鳴著,
聲揚數里。

  爺爺抽完煙,便拉起胡琴,那把褐黑色的胡琴,雖然外表看起來十
分破舊,僅一小部份手經常握的地方散發出少許的光澤,可是,爺爺不
遠千里從南洋帶回來的,儘管破舊,卻愛不釋手,沒事的時候就拿出來
拉一拉。我坐在一旁,爺爺拉著拉著,弦音在夜空媊ぜ著,忽快忽慢
,忽高忽低,如泣如訴,快時真像千軍萬馬奔騰,慢時有如細雨敲窗,
聲聲扣人心弦,忽然,爺爺乾咳兩聲,便隨著弦音唱起來了:

  思想起,哎唷喂!搭船落蕃去,瞑日目屎滴,這種悲慘的日子,再
苦也得忍下去,努力打拼賺大錢,才能搭船回家去。

  爺爺唱著唱著,月亮出來啦!一輪明月高掛天空,大地彷彿鍍上一
層銀般的明亮。水塘堙A靜影沉璧,映在塘堛漫月,宛若一塊潔玉沉
在那兒,令人有伸手去撈的衝動!而土堤外的海面,則是一片浮光燿金
,美麗極了。村子堙A燕尾雙翹的屋宇一幢幢默默地躺在月光下,三百
年前,先民遠從對岸的泉州一帶渡海而來,開山闢路,用舢板運來紅磚
和長石條,在這堳堮a園,任風吃雨打,聳立幾百年。

  每次看到月光,總是感到無限的奇妙,我用手指著天空的月兒:

  ——爺爺!月亮為啥有時會圓,有時會彎﹖

  ——這個嘛!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此事古難全,但願人
長久,千里共嬋娟!

  爺爺嘆了一口氣,晃了兩下頭,吟哦出水調歌頭的後幾句,忽然,
從椅子上跳起來,趕緊把我指著月亮的小手拉回來:

  ——哎!小孩不能用手指月亮,月亮婆婆會割耳朵的。

  有時小孩子早晨醒來,發現耳朵後面有一道裂痕,老一輩的都認為
準是昨晚用手指過月亮、對月亮婆婆不敬,被月亮婆婆用刀割傷的,晚
上拜一拜月亮,很快就會好的,如果不拜,裂痕會愈來愈深。因此,爺
爺怕我會被月亮婆婆割傷耳朵,叫我雙手合十,面對月亮,默唸著:

  ——月亮媽,你是兄,阮是弟,不要拿金刀,割阮金狗耳!

  拜完之後,我又問爺爺:

  ——爺爺!我們這麼遠指她,她看得見嗎﹖

  ——當然看得見,月亮是神!

  月亮是神,是一個崇高聖潔之神,阿姆斯壯還沒有踏上月球之前,
數千年來,古老的中國,人們都認為月亮是一種神,可以圓,可以缺,
多麼神奇的神。

  ——爺爺!那祂為什麼不在白天出現,一定要在晚上才出現呢﹖

  ——古老的傳說堙A月亮堶惘穔菑@個仙女,既然是女神,大概是
害羞吧!

  ——那星星呢﹖為什麼也是晚上才出來,是不是也害羞﹖

  爺爺年輕的時候,也唸過一些書,他唸的是四書五經,四書五經
講的是四維八德,那一套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大道理,沒有講
自然界的奧妙,也許爺爺真的不知道星星和月亮為什麼一定要晚上才出
現,看我有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樣子,趕緊轉換話題:

  ——好啦,我們不要再看星星月亮了,我教你唱歌!

  ——好,唱什麼歌﹖

  ——爺爺唱一句,你跟著唱一句。

  爺爺把我摟在懷堙A他想了一想,然後唱著:

  ——天上星星亮晶晶,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數不清!

  我跟著唱著,只是我發覺這首歌我早就會了,於是我撒起嬌來:

  ——不要!不要,爺爺,這個我會唱,您教別的!

  爺爺搔了搔頭!又把我樓進懷堙G
    
        ——推呀推(推石磨碾米),推米來飼雞,飼雞要叫更,飼狗要吠
瞑,飼孝生(男孩)要有孝爹,飼祖囝(女孩)嫁去別人的。
              
        --牽新娘,過雨檻,一碗吃,一碗奉,奉不夠,弄破灶!

  ——一個跋繳漢(賭徒)要吃不討賺,跋輸繳,拿棉被就去按(典
當),按一千,按八百,半瞑ㄤ某起相拍(打架)。

  ——白鷺鷥,擔糞箕,擔到海墘,絆一倒,撿一錢。買餅分大姨,
大姨嫌沒話(太少)掠貓來詛咒......。

  唱到這堙A爺爺拿起茶杯呷了一口潤了潤喉嚨,然後拿起水草編成
的扇子猛搖著,原來,唱得太起勁,竟汗流浹背了。

  ——爺爺我幫你搧!

  月光下,爺爺解開上衣的鈕扣,拉起背後的衣服,我在背後幫他搧
著。水草編成的大扇子,實在有點笨重,搖了一會兒,我的手覺得很酸
,偷偷地用手去摸爺爺的背,看汗水乾了沒有,當我的手指接觸到他的
背時,使我覺得很奇怪,爺爺的背為什麼跟人家不一樣,於是我問他:

  ——爺爺!您背上怎麼那麼粗﹖

  ——那是疤痕,被日本人鞭打的傷痕!

  是疤痕,一條條像雨後的泥地被卡車輾過的痕跡。

  ——日本人怎麼那麼壞﹖

  ——幾百年來,金門島上的子民雖然過著落後的農耕生活,除了偶
而有海盜來找「潘客」打家劫舍外,大家過著自由自在的太平生活,誰
知那一年來了日本兵,穿著大皮鞋,腰間仗著長刀,手堮陬蛜j,這些
手無寸鐵的農民,誰敢反抗,非死即傷,白天,鞭策我們去建機場和碼
頭,晚上強迫我們到海邊站崗,就在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輪到爺爺站
崗,游擊隊摸上來了,砍了一個日本兵的頭,並刺傷了二個,第二天,
日本憲兵把爺爺吊起來鞭打,皮都被鞭裂了,日本憲兵還不肯罷休,結
果我暈去了大半天,日本鬼子以為爺爺死了,家人把我抬回家,不料爺
爺命大,又活了起來,家人星夜僱船把我送去廈門,再轉往南洋,一直
到日本無條件投降才回來。

  爺爺的故事在月光下訴說著,水塘堛熊鴗揭b爭鳴,土堤外,濤聲
依舊迴盪。

  這些年來,為了求學和開拓自己的前程,不得不離開可愛的濱海小
村,投入塵囂的市鎮,平時,我很少回家,偶而回去,也很少在家過夜
。今天休假回來,天一黑,庭外的水塘堳K傳來一陣咯咯咯的蛙鼓聲,
信步走出大門,一輪明月正高掛天空,大地彷彿鍍了一層銀般的明亮,
佇立在水塘邊,面對庭外這一片月色,兒時的情景又一一回到眼前,爺
爺教我的歌,至今仍能朗朗上口,只是,他老人家已經離開我們十年了

上一篇 回文章列表 下一篇
操作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