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浯江文采工作室
回首頁
位置 聽濤隨筆 操作 上一篇 下一篇

標題 發表刊物 日期
搖鈴的記憶 文藝月刊 1983.10.01.
                                     搖鈴的記憶   

        星期天休假回家,弟弟向我借以前唸過的舊英文課本參考,跟我到
儲藏室堨h找;連著幾月雨霧,書本霉味怪重的,難得久雨放晴,我決
定把大箱小箱的書統統搬到太陽下,除了幫弟弟找出第三冊英文課本,
順便把書曬一曬。

  太大箱的書弟弟搬不動,他挑個最小的木箱扛到曬穀場,打開箱蓋
,把書倒在水泥地上,從箱子堥出一把搖鈴,竟背起木箱,調皮地搖
著搖鈴,發出一陣叮叮噹噹的鈴聲,並不時地喊著:

  ——來呀!清冰、土仁冰、鳳梨冰!

  我別過頭去,目睹理著小平頭、穿著學生制服的弟弟背著冰箱,搖
著搖鈴,我不禁楞住了,那一串鈴聲,彷彿是一把時光利劍從眼前劈下
,剎那間,時光倒流了十五年,因為弟弟本來就同我長得很相像,他那
副搖鈴賣冰的的模樣,如果再多戴上一頂舊斗笠,不就是十五年前的我
嗎﹖

  小學畢業那年,許多同班同學紛紛練習騎腳踏車,準備到更遠的鎮
上去唸初中,而我卻開始擔憂,唸初中光是註冊費就得好幾百元,而且
,還要買新制服和皮鞋,家堥漕茖獄穧h錢呢﹖我們一家大小,全靠爸
爸種菜過生活,有時辛辛苦苦種出來的菜,挑到老遠的鎮上去賣,好一
點的時候,一擔菜可以賣幾十元,萬一碰上菜多的時候,往往整擔菜又
挑回家餵豬。就算能向親戚朋友借點錢去註冊,可是,要等到何年何月
才能還給人家呢﹖

  人家隔壁的黑狗已經決定不唸初中了,到鎮上一家腳踏車店當學徒
,雖然搞得滿身滿臉黑漆漆的,但卻能跟老板一起吃白米飯,不像我們
家堣悀悁Y蕃薯簽,才去了沒幾天,就學會騎腳踏車了,那天他騎腳踏
車回來,碰上直一點的路段偶而還表演一下放單手騎車,一副不可一世
的樣子,我心裡羨慕極了,我偷偷地告訴他,車店如果還需要學徒,請
通知我一聲,黑狗看在老同學的份上,也答應幫我這個忙。

  我開始等待著,可是,連著幾天黑狗都沒有回來,我心媟W了,這
樣空等待豈是辦法﹖有一天中午,我坐在門前的苦苓樹下,看廟口廣場
一些同學在那婼m習騎腳踏車,正看得發呆的時候,忽然一陣急促的煞
車聲把我驚醒,原來是一個中年漢子,用腳踏車載來一個大木箱,木箱
的兩側下方各掛著鐵絲編成的方型籃子,裝著空酒瓶和一些破銅爛鐵,
手堣ㄝ犰a搖著搖鈴:

  ——來啊!涼的土仁冰、鳳梨冰!
    
        他取下掛在腳踏車把手邊的毛巾,擦拭額頭涔涔的汗水,一面繼續
搖著手中的搖鈴,沒多久,小孩子紛紛拿著空酒瓶和破銅爛鐵來換冰棒
,也有拉牛扛犁從田娷k來的農人停下來買冰止渴,也有出操歸營的戰
士向他買,看他一個人手忙腳亂,一會兒的工夫就賣出十幾二十支冰棒
,怪不得臨走前,一張黝黑的臉向我露出一排得意的牙齒。

  ——第一是賣冰,第二是打鐵丁。

  這是一句形容小本生意賺大錢的俗話,過去工商業不發達的時候,
據說賣冰的和打鐵的生意是最賺錢的行業,賣冰的是將取之不盡、用之
不竭的水加冷而成,打鐵的是將鐵加熱搥打,都是一本萬利,穩賺不賠
的生意。據說,賣冰棒是賣一塊賺五毛,既然這個異鄉客能在本村賣冰
棒,我為啥不能賣呢﹖何況,不久前我到城堨h參加運動會,還不是看
到許多小孩子背著冰箱在運動場婼璁B棒,於是,我將實情稟告父母,
希望他幫我釘一個木箱,讓我去賣冰棒,說不定能賺一點錢好去唸初中


  父親一生務農,不懂得買賣之事,當他知道我要去賣冰棒做生意,
立即加以反對:

  ——不行,天氣那麼熱,到那堨h賣冰棒﹖

  ——就在我們村子堙C

  ——人家賣冰棒都是靠收換破銅爛鐵,您憑什麼去跟人家賣冰棒﹖

  ——口渴想吃冰的人,身邊又不一定帶有破銅爛鐵,何不試試看呢


  父親拗不過我,終於答應替我訂製一個木箱,和買一把搖鈴給我。
祖父年輕時曾遠渡重洋到南洋去討生活,在一家木器加工廠裡做事,返
鄉後買了一些鋸子、斧頭之類的工具,農閒時做些傢俱,祖父去世了,
留下一大箱的工具,父親自小耳濡目染,也多少擁有一點木工常識,利
用兩天中午休息時間總算把木箱釘好了,漆上一層淡綠色的油漆,小巧
玲瓏,一看就令我高興不已,晚上,我在煤油燈下,在木箱的正面用紅
漆寫了一個大大的「冰」字,兩側則寫著土仁冰、鳳梨冰、綠豆冰等小
字。

  隔天早晨,父親賣菜回來,從鎮上幫我買了一把搖鈴回來,冰箱的
油漆已乾了,母親給我十塊錢當本錢,我背起冰箱,迎著晨曦,走了三
公里的路到了鎮上的冰廠,門口已排列著一行大大小小的冰箱等著買冰
棒,大概是冰棒還沒製好,或是老板不在,一些賣冰的小販吱吱喳喳地
蹲在那兒交談著,看到我小小的個兒竟背一個大木箱遠遠而來,都投以
異樣的眼光。

  冰廠的老板終於出來了,冰販們一個個魚貫地進入冰廠,裝滿冰棒
後匆匆離去,終於輪到我了,老板一眼就認出我是新來的,隆隆的機器
聲中,他挨近我的耳朵說:

  ——你也要賣冰﹖

  ——嗯!冰棒怎麼賣﹖

  ——一塊錢三支。

  不錯,一塊錢買三支賣兩支,也就是賣一塊賺五毛,我趕緊將母親
給我的十塊錢統統給他,買了三十支冰棒,背起冰箱便往村子媔],一
路上,我不斷地想,如果今天這三十支冰棒能賣完,我就可以賺五塊錢
,五塊錢,有時爸爸半擔菜還賣不到五塊錢哩!哈哈!我不自覺地加快
腳步朝村子堥咱h。

  才十點鐘左右,斗大的太陽像一團大火球掛在頭頂上,讓人喘不過
氣來,毒熱的陽光洒在田野裡,翻白的蕃薯葉浪下,一片氤氳之氣冉冉
上升,連狗也吐著長舌,有氣無力的樣子,只有蟬兒躲在樹叢裡快樂的
爭鳴著,這個時候,人人紛紛從田裡收工,這真是一個吃冰的大好機會
,快到村子了,我用力地搖動手中的搖鈴:

  ——來呀!土仁冰、鳳梨冰!

  還沒有進村子裡,路旁樹下坐著一個從田裡回來的老伯,摘下斗笠
在那兒搧風納涼,看到我背著冰箱從前面經過,久旱逢甘霖似地叫著:

  ——囝仔,冰棒拿一支來賣!

  我大步的跑過去,突然,我想起母親早晨曾叮嚀我:做買賣除了要
貨真價實和講信用之外,也要注意服務態度,因此,我面帶笑容,很親
切的問:

  —老伯伯,你要什麼冰,土仁冰﹖還是綠豆冰﹖

  ——稱采〔隨便〕!

  我馬上從冰箱裡拿出一支冰棒給他,然後,從他手中接過一枚古銅
色的五角硬幣,小心翼翼地藏進口袋裡,我想,凡事起頭難,只要我有
信心,好好地賣一個暑假,我應該可以上初中唸書的!

  ——來呀!土仁冰、鳳梨冰!

  在村子裡,我來回賣力地叫賣著,在樹下納涼的人們向我買、構工
的人們向我買,午後沒多久,一箱冰棒統統賣完了,足足賺了五塊錢,
整個晚上我高興得睡不著。

  自此,每天大清早我便跑三公里的路到鎮上的冰廠買冰回村子婼
;每天,我盼望是個晴朗的好天氣,可是,在農村,既沒有電,當然沒
有電視新聞氣象,真是「天有不測風雲」,有時早晨是萬里無雲的晴朗
好天氣,和往常一樣,我滿懷著希望往鎮上跑,買了冰棒趕回村子裡,
卻突然風起雲湧,雷電交加,冰棒最怕的就是溶化,下起雨來,天氣轉
涼,人們吃冰的興趣沒有了,冰棒賣不出去,自己吃又吃不完,只有眼
睜睜地看它溶化。

  天氣愈熱,吃冰的人愈多,每當太陽高掛,大家都在樹蔭下休息,
賣冰的生意好,我愈賣愈起勁,一點兒也不覺得熱,繞著村子的屋前屋
後一遍又一遍地搖鈴叫賣。有一次,我實在走累了,坐在一戶人家屋後
的古榕樹下歇腳,一面擦汗,一面搖鈴賣冰,突然,一個婦人持著一根
棍子從屋子裡跑出來,指著我大罵:

  —你這死囝仔,我兒子在睡覺,你在那裡不停地搖鈴。

  我趕緊背起冰箱,拔腿就跑了,以後,我再也不敢從他家屋前屋後
經過了。

  賣冰棒和許多生意一樣,擁有長期顧客,有一戶人家,每次我從他
家門前經過,他的寶貝兒子一定哭著要吃冰,做父母的又是有求必應,
溺愛有加,一定向我買冰棒給他吃。有一天,我滿懷著希望再度搖鈴經
過他家門前,滿以為又可以做一筆生意,沒想到耐不住孩子的哭鬧,他
父親竟咆哮起來,指著我大罵:

  ——下次不能再到這裡來賣!

  我趕緊握住正在搖動叮叮噹噹的搖鈴,低著頭遠遠地跑開,下次,
我同樣再也不敢從他家門前經過了。

  搖鈴賣冰棒,踫上人家的指罵,那倒還是小事,碰上惡犬,情況又
不一樣了。有一次,我搖著鈴走進一條巷子裡,突然,有一條狗對我狂
吠,結果,四面八方的狗蜂湧而至,一隻隻張牙咧齒,猙獰地向我撲來
,我想逃,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巷子的兩頭都有狗,怎麼辦呢﹖說時遲
,那時快,我立即放下背在肩上的冰箱,用手中的那把搖鈴和冰箱,打
擊準備咬我的狗,還好,狗主人適時出來幫我解圍,把狗趕走,雖然,
沒有被狗咬傷,但冰棒卻散落滿地,我心有餘悸地哭著回家。

  大概是暑假後期了,有一天,我又經過廟口的廣場,三五成群地小
孩在那兒玩耍,有些在玩彈珠,有些在玩橡皮圈,也有些在練習騎腳踏
車,我搖著鈴慢慢地走著,遠遠地,有一個人騎著腳踏車朝我急駛而來
,我暗忖著,大概是來買冰的,便放下背在肩上的冰箱,他的車子終於
在我面前停下,原來全班個兒最高的阿龍,是田徑健將,也是籃球高手
,他說:

  ——班長,我可以放雙手騎車了,等一下,我表演給你看。

  ——都畢業了,你怎麼還叫我班長﹖

  ——一時改不過來嘛!

  真的,阿龍不愧藝高膽大,才學騎沒多久,便會放雙手騎車,我仔
細地看他在表演,他在廣場繞了兩圈,又停在我前面:

  ——你想不想學﹖

  ——當然想,只是我沒有車子。

  ——我的車借你。

  ——我不會騎,把你的車摔壞了我賠不起!

  ——沒關係,我幫你在後面扶著,試試看。

  終於,我爬上腳踏車座,阿龍在後面幫我扶著,一圈、兩圈、五圈
、十圈,突然我摔倒在地,阿龍卻在後面笑著,原來他偷偷地放手沒幫
我扶著。

  哈哈!我也快學會騎腳踏車了,心裡雀躍不已!

  日漸偏西,阿龍要回家了,我才發現,糟了,我的冰箱——我的冰
棒還沒賣哩!待打開冰箱一看,僅剩一些零亂的竹簽和一些冰紙,溶化
的冰水從冰箱的隙縫滲出,把地上都濡濕了。
    
    
        很多事是相對的,有苦就有樂,賣冰棒雖然有時賠錢,但還是賺錢
的時候居多,有時甚至一天賣兩三箱,賺十幾塊,因此,一個暑假下來
,我的註冊費有了著落,也夠買一部中古的腳踏車,開學的時候,我和
其他同學一樣,騎著腳踏車到鎮上去唸初中了。

  一眨眼的工夫,十五個年頭過去了,十五年來,金門島上數百年落
後的生活,就在這十五年之間改善了,家家擁有電冰箱,再也沒有人要
買冰棒了,很多年來,夏天已不再聽到叮叮噹噹賣冰棒的搖鈴聲了,而
今,年幼的弟弟背著冰箱調皮地在那兒搖鈴,他那裡知道小小的冰箱裡
還蘊藏著一段辛酸的往事哩! 

上一篇 回文章列表 下一篇
操作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