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浯江文采工作室
回首頁
位置 牽手遊台灣 操作 上一篇 下一篇

標題 發表刊物 日期
坐火車到龍潭 金門日報 1981.09.22.
                                  坐火車到龍潭  

/林怡種

        早晨,三弟送我們到岡山火車站,準備搭台鐵快車北上。

        高雄岡山小小的火車站,大清早旅客不多;也許,是高速公路紓解了南、北的交通瓶頸,不再是一票難求了。上了月台,列車準時進站,上車之後,揮一揮手:

        ──三弟再見!感謝幾天來的盛情招待。

        火車滑出岡山市區,便進入阡陌縱橫、沃野千里的稻田,因為,我生長在農村,對田園擁有一份深厚的深情。因此,特別拉開窗帘,希望一路飽覽富有南國風味的農村景緻。

        火車匡郎匡郎地奔馳者,一路觀賞軌道兩旁的稻田、蔗園、竹林、村徑、溪流、房舍、水牛…………,不知不覺中竟睡著了。有人輕輕地拍打我的肩膀,以為是列車長來查票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眠,?發現一雙纖嫩的手遞過來一本冊子、和一支原子筆。那本冊子,顯然經過許多人的手觸摸過,淡綠色的封面已泛黃,且有多處破損的痕跡;緊接著,那雙細嫩的手,指著冊子上一行紅色的字:

        ──盲啞慈善基金捐獻簿。

        我抬起頭,二位體態略為豐盈的中年婦人,面帶微笑、且一身樸實模樣;其中,靠近我的那位,用原子筆反覆指者「盲啞慈善基金捐獻」那幾個字讓我看;而站在旁邊的那位,手奡丹酗@疊花花綠綠的鈔票。

        從她手中接過冊子,大略地將冊子翻閱一下,密密麻麻的簽名筆跡,有捐五百元的、有捐一百元的、也捐十元或五元的,我想,縱然我再愚笨,也該懂得她們的意思了,目的是要我掏錢捐獻「盲啞慈善基金」。

        我回頭看了看鄰座的伊,只見她從皮包堮野X一張百元大鈔。

        ──  我們捐一百元好了。

        我在捐款簿上簽名,將冊子和原子筆交還給她,但見她們僅微微地點頭,就走了,也不說一句話,或許,她們是僅會用手說話的人。

        二位勸募的婦人,又繼續向走道兩旁的旅客遞送冊子,然而,非常奇怪的是,竟沒有任何旅客理采她們,不是視若無睹,便是連搖頭,甚至,有一個從睡夢中被搖醒的男客,懊惱地口出穢言,莫非她們真的是聾啞人,或故意裝聾作啞,否則,為啥像沒有聽見似地走了,又進入前面的車廂。

        火車幌動著,我的思緒也跟著幌動,所謂「人溺已溺,人飢已飢」,為什麼其他的旅客,沒有人願理采她們,難道是利用籌募「慈善基金」為幌子,在火車上騙像我這樣的傻瓜?或是我看到的其他旅客,正好都是比較沒有同情心的,捨不得為弱勢族群盡一分心力?

        誠然,金門長期處在敵人的砲火下,但各項社會福利措施完備,臻至「老有所終,壯有所用,鰥寡廢疾者皆有所養」,號稱是「三民主義的模範縣」。事實上,金門沒有乞丐,如果有慈善募捐,除了開收據,均會適當公布款項收支情形,而剛才那兩位婦人,只是不說話,但不說話者,不一定是聾啞呀!

        對了,報刊上常有假藉名義募捐斂財的新聞,前些日,台中有一戶人家三個小女孩被洪水沖走,其父印製幾十萬份求援信,從電話簿上抄錄住址,光是郵資就花掉幾十萬元,結果收回數百萬元的善心捐款,他拿那些善款買進口轎車、經營酒廊,以大亨的姿態出現在台中市。

        想到這堙A一股被騙的感覺不斷在胸中滋長。伊安慰我:

        ──算了吧!區區一百元,就算我們剛才喝了一瓶飲料,說不定,他們真的是在為盲啞籌募基金,算是日行一善,應是助人為樂!

        火車過了八卦山,天氣開始陰霾起來,好像要下雨的樣子,早上在高雄穿著短袖的衣服,尚且覺得燠熱,而現在,似乎開始覺得有點冷。幸好,火車過了楊梅站,中壢就到了,下車搭上計程車,直往龍潭大姐家奔去,一路上心裡想著:盼望我早點娶妻成家,且多年不見的大姐,等會兒見面不曉得將有多高興?(一九八一年九月二十二日)



上一篇 回文章列表 下一篇
操作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