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浯江文采工作室
回首頁
位置 牽手遊台灣 操作 上一篇 下一篇

標題 發表刊物 日期
參訪中正紀念堂 金門日報 1981.09.23.
                                參訪中正紀念堂    

/林怡種

        在龍潭大姐家住了一夜,見到闊別六年的大姐與姐夫,也見到三個活潑可愛的小外甥。

        台灣和金門同屬中華民國的領土,卻因海天阻隔,且金門還是戰地,兩岸隨時可能再爆發戰爭。所以,台、金之間,並沒有開放飛航民航班機,一般人只能搭乘海軍軍艦到高雄,由於海上顛簸,許多會暈船的人,常一路吐得死去活來,嚇得不敢再搭船!也因此,大姐嫁到台灣六年了,遲遲不敢回娘家!

        再見到大姐,太高興了;大姐看到我要結婚了,也太高興了;姐弟難得聚首,一夜長談,不覺東方天際已露白!用過早餐之後,我們搭中壢搭車上台北,從建國南北路轉入重慶北路,直抵台北後火車站,再轉計程車去松山。

        看看時間,已是近午時分,欲趕去台北地院公證處辦理登記手續,時間上顯然是來不及了,決定先撥電話給在附近的朋友們,告知他們我來了。

        金門地處前哨,新的知識不易獲得,五年前,我從台北實習回金門後,便苦無機會再來台北,今日科技發展瞬息萬變。五年來在照相製版分色設備及技術方面,台北進步太多了,而我們仍在原地踏步,許多設備零件和材料早已停產,所謂「保持現狀,便是落伍!」因此,難得有機會來台北,除了旅遊訪友,吸收新知技能,也是此行的重要目的之一。

        家住松山區小謝,曾與我在永和「三協公司」一起當學徒,這些年來,他老兄一再的跳槽,一家學得差不多了、又跳到另一家,總算「長年媳婦熬成婆」,當兵退伍後!目前在聯合報做最精密、最進步的「雷射電子掃瞄分色」工作了。

        先撥電話給他吧,告訴他,我從海的那邊來了,就在松山的美仁里,育達商職八德路側門外,由於路況不熟,恰似「雲深不知處」,不曉得離「聯合報」大樓有多遠?

        七位數的電話號碼撥完,只見電話線的那一端,傳來熟悉又興奮的聲音:

        ──經光復路口左轉進入忠孝東路,聯合報大樓就在    「國父紀念館」斜對面。

        ──既然很近,坐計程車不見得較快!

        果然,才慢步幾分鐘,聯合報大樓在望了,小謝帶我們上樓,嶄新的鐳射掃瞄分色機,新台幣一千六百多萬元買的,運用鐳射光、無需接觸網目屏,掃瞄速度既快、效果又好,看他們在操作分色製版,真是神乎奇技,嘆為觀止。

        吃過午飯,趕往公證處,服務台小姐拿出一些表格:

        ──把這些表格詳細填好,還有二位當事人及證人的私章和身分證。

        填好表格,驗過身分證,也就沒事了,大概是上個月是農曆七月,結婚的人少,統統擠到「月圓人圓月」來了,所以,不能隨到隨辦,只有等明天再來了。

        ──到「中正紀念堂」參觀吧!

        順者延平南路,經貴陽街,在北一女門口公共電話亭,我撥個電話給在總統府工作的表哥;三年不見的他,接到電話立即請假出來,陪著我們一起步向剛落成不久的「中正紀念堂」。

        遠遠地,我們清楚地看見巍峨的「大中至正」牌樓,唯正在興建第二期的「國家劇院」和「國家音樂廳」及地下停車場,我們只得從右側門進去了。

      「中正紀念堂」佔地遼闊,已完成的首期工程,包括中正紀念堂、亭園、牌樓,園牆迴廊等,全部建築採中華文化固有風格,以青天白日的藍白色主色調,象徵自由、平等的精神。這是海內、外同胞為永懷先總統    蔣公德澤,踴躍捐輸、虔誠獻力興建的紀念堂。

        佇立在紀念堂前,秋天特有的晴朗藍天,朵朵悠遊的白雲,紀念堂金碧的寶頂,深藍帶紫的琉璃瓦,在陽光下襯托得光耀奪目。我們懷著莊嚴、肅穆的心情,慢慢拾階而上,表哥指著階梯說:

        ──這些階梯共有八十九層,是用花崗石條砌成的;而這些花崗石,正是從我們金門運來的。

        我仔細地看著階梯,淡藍色的花崗石,堅固、強硬,正代表著堅忍不拔和大無畏的金門精神,覺得這是金門人的榮譽與驕傲!因為,先總統    蔣公德澤廣被金門,自民國三十九年十二月十七日首次巡視金門防務之後,迄民國六十四年四月五日崩殂,二十餘年間先後蒞金巡視三十次,駐蹕一百五十二天,走訪金門本島和各離島,實地關懷戰地軍民生活,激勵官兵士氣,並曾於太武山巔勒石題「毋忘在莒」四字,勉勵軍民團結反共復國,並手諭建設金門為「三民主義模範縣」,因而將金門從荒蕪的海中孤島,建設成為名聞中外的「海上公園」。甚至,連他身邊的貼身護衛,都用金門人;不幸崩殂靈柩暫厝桃園慈湖陵寢,移靈的護棺官,也都是金門人,由此可管窺與金門人的深厚關係!

        的確,每一個到這中正紀念堂參觀的金門人,當他知道這些花崗石是從金門運來的,「美不美、故鄉石;親不親,故鄉人!」相信沒有人不感到高興而驕傲的!

        步上階梯頂端,二樓白色帶光澤的大理石牆壁,精瑩、剔透。從拱門進入堂內,老人家慈祥的銅像端坐在正中間,後面牆壁上寫著:「倫理、民主、科學」幾個大字;我們肅立鞠躬致敬,並合影留念。

        ──走,我們到樓下參觀。

        表哥帶我們步下樓梯,陳列室擺置著他老人家的衣物、用具、墨跡等等,服務小姐仔細地為我們介紹,讓我們目睹一個偉人的生活,竟是那麼的簡樸;從他閱讀過的書籍所加的眉批,清楚發現治學專精的情形;同時,從牆壁上系列張掛的照片,從東征、北伐、抗戰、剿匪、以及復興基地反共復國大業之建設,更清楚看見他老人家一生為黨為國、為實行三民主義而奮力不懈!雖然,他老人家已離我們遠去,可是,他的精神?萬古長青,永遠與我們長相左右!

        走出「中正紀念堂」,面對正門外寬敞的水泥道旁,飄揚著兩排美麗鮮艷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地面則芳草如茵,像少女微笑般地柔美、幽靜,亭園塈颽O花團錦簇、五顏六色,美不勝收,彎形的拱橋橫跨水塘,池水澄靜無波,和藍天相輝映,美麗極了!塘邊柏榕相間,遊客往來雜杳,有好幾對新人,正在如人間仙境般的亭園拍婚紗照。

        我們在亭園間信步轉了一圈,又踅回到介壽路,面對台灣寶島欣欣向榮的景象,更深深覺得參觀「中正紀念堂」,我們除了要擁有一份無盡的哀思與崇敬之外,更應該恪遵老人家的遺訓:「實行三民主義、光復大陸國土、復興民族文化、堅守民主陣容」而矢勤矢勇、毋怠毋忽!希望有一天能使青天白日的光輝普照整個疆土,倫理、民主、科學的三民主義福社,均霑於大陸同胞的身上,以告慰他老人家的在天之靈。(一九八一年九月二十三日)


上一篇 回文章列表 下一篇
操作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