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浯江文采工作室
回首頁
位置 牽手遊台灣 操作 上一篇 下一篇

標題 發表刊物 日期
攜手公證走過地毯那一端 金門日報 1981.09.24.
                                    攜手公證走過地毯那一端    

/林怡種

        清晨一早,從士林堂哥家趕到公證處,已是九點多了。

        台北公證處在延平南路一百九十八號二樓,大清早樓下巷子堙A就停滿各式各樣的禮車,喜氣洋洋;上了二樓,一對對的新人,新郎大都西裝革履、新娘有些披載白紗;有些僅穿大紅洋裝,有些更配戴得珠光寶氣,金光閃閃,在場的親友,個個人逢喜事精神爽,顯得眉飛色舞,興高采烈地準備參加公證典禮,現場鎂光燈閃個不停。

        趕緊排隊完成報到手續,等候點名進入公證廳,幫忙福證的報社駐台聯絡官王克昉先生暨夫人也來了。本來,親朋好友都表示要來參加我的婚禮,大姐帶著一家大小要從桃園起來、三弟和弟妹要從高雄北上、堂哥堂嫂,以及姑媽、姨媽等等都住在台北市,可是,我不希望勞師動眾,何況,公證處結婚人數太多,每梯次十數對,新人把禮堂都擠滿了,並沒有多餘的空間讓親友來湊熱鬧。因此,親友們要來台北,都被我婉拒了。

        只有二弟,他獨自一人在台中,一再打長途電話表示今天基地正好沒輪值,無論如何都要趕來參加婚禮,幫我們照相,昨晚已來到板橋。公證結婚典禮就要開始了,禮堂內外熱鬧哄哄:

        ──等下要照相嗎?很便宜,一組四張二百五十元;如果要拍結婚照,憑這張名片,半價優待再打八折,電話聯絡,專車接送。

        一位操外省口音的男士,胸前背著一架照相機,閃光燈架得高高的,遞過一張名片,應是幫人照相的專業攝影師。

        ──謝謝你,我們自個兒帶有照相機。

        我指著手提包,表示自己帶有相機,可是,心?暗忖著,二弟說要來,典禮馬上就要開始,怎還不見蹤影,萬一他趕不來,請別人幫忙按快門,人家願意嗎?會調焦距嗎?我開始著急起來,而那位攝影師來兜生意,我已拒絕,假若二弟真的趕不來,攝影師又已答應別人,一輩子才結這麼一次婚,婚禮沒有留下幾個鏡頭,實在不無遺憾!我東張西望著,盼二弟奇蹟似地出現。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公證人穿著法袍,魚貫地走進公證廳了,趕緊拉著伊進入公證廳,裡面人聲吵雜,閃光燈此起彼落,公證人上台了,開始點名,第一個就叫到我和伊的名字,我們走上前去,心?懊惱極了,家裡開照相館,每天幫別人照相,一輩子難得的婚禮,竟沒有人幫我們攝影留念,真的懊惱極了。公證人繼續點名,站在旁邊的那對新人,他們請人用大型錄影機在錄影,明亮的燈光照得我眼睛睜不開。

        ──二弟來了。

        伊首先看到二弟,滿頭大汗地衝進公證廳堙A我抬起頭,師父也出現在眼廉堣F,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昨天,電話中我不敢騙他,婚禮就在今天舉行,而這個時間,正是他的上班時刻,想不到也趕來了。師父本身就是一個攝影高手,以前,他是總統    蔣公的近身侍衛,退伍後被「中央日報」送往日本學照相;五年前,我跟他學照相,師父的到來,顯然是有備而來,胸前的閃光燈閃在我們的臉上,而二弟拍照也有一手,拿起相機也加入拍照的行列。

        典禮開始了,首先是公證人在台上,唸了些白頭偕老之類的祝詞,緊接著,司儀依序唱著:

        ──新郎、新娘向公證人鞠躬致敬;新郎、新娘相互鞠躬敬禮;向後轉向觀禮的證婚人鞠躬;頒發結婚證書;禮成!整個公證儀式,短短不到五分鐘就完成,典禮簡單、隆重!正符合我們的原意。

        走出公證廳,連忙向前來福證的王伯伯和伯母鞠躬致謝,也向師父握手致謝,他表示必須趕回去上班,交給我一張紙條,便急急忙忙地步下樓梯,紙條上寫著:

        ──孔子誕辰紀念日,我在家媯尼A,南港路線圖繪在背面。

        走在長廊,二弟怕我錯怪他遲到,趕緊說:

        ──我很早就坐公車到中華路北站,換搭計程車,告訴司機公證處在延平南路和平醫院旁,沒有想到那個山東佬說:

        ──小弟!別急,我開了十幾年計程車,不曉得公證處在那堙A還混什麼吃?誰知,他把車子開到總統府旁邊的地方法院,眼看情況不對,才再轉到這堙A還好沒有錯過婚禮。

  ──公證處確是剛搬來沒多久,又在巷子堛漱G樓;昨天,我來辦理登記手續,司機也弄不清楚,同樣把我載到總統府旁的地方法院。

        這個時後,整個公證處擠得水洩不通,許多記者,有男的、也有女的,每個人手堻ㄝ陬蛪茯蛨魕怷影機。原來,是新聞熱門人物「反共義士」周令飛和張純華,排在下一梯次公證結婚,好不容易擠到樓下,但見整條巷子人山人海,除了記者,湊熱鬧的人也不少,大家爭著一睹這對歷盡千辛萬苦「有情人終成眷屬」的情侶。

  ──我們不是專程來看熱鬧的,但?被我們遇到了,正因不趕時間,可順便看看周令飛和張純華的丰采!

  站在人叢中,大約十點半,一輛銀色的豪華驕車,上面綴滿著紅色的花朵,緩緩地駛進巷子堙A記者?們蜂擁而上,把車子團團圍住,霎時,數百隻閃光?齊亮,留著小鬍子的周令飛瀟灑地挽著新娘子張純華,慢慢步上二樓,記者們也跟著追隨而上。

  ──總算看到他們了,夠了,其它的回去再看電視新聞。

所謂「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周令飛為追求自由和愛情,不惜犧牲在大陸高幹子女的種種特權享受,寧願投奔復興基地,而我們早就生長在這片自由的樂土,我們擁有自由,也擁有愛情,我們還奢求什麼呢?  

        我挽著妻的手,迎著延平南路亮麗的陽光,邁向生命的另一個旅程!(一九八一年九月二十四日)


上一篇 回文章列表 下一篇
操作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