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浯江文采工作室
回首頁
位置 牽手遊台灣 操作 上一篇 下一篇

標題 發表刊物 日期
遊石門水庫亞洲樂園 金門日報 1981.09.26.
                        遊石門水庫亞洲樂園    

/林怡種

        本來,今天的行程預定要上阿里山,因二弟基地臨時有要公,無法帶我們上去,在路況不熟的情況下作罷,只得再搭車北上桃園。

        值得一提的是,昨晚險些被計程車「被鴿子」。來台灣近十天了,先後跑過高雄、台北、和台中三大城市,坐過無數次的計程車,依我個人的感想,按跳錶計車資,互不相瞞、賓主皆歡。然而,在中壢市同樣的路線,來回搭過幾次,收費價錢卻不盡相同,因為,不按跳錶計車資,而是看機會漫天要價。

昨晚,當我們在中壢站下車後,運將們爭相阻街接客。言明到大漢營門口,按叫客坐滿四人開車,每人五十元,然而,車出龍潭郊外,末班公車就在前方吐著黑煙爬行,四野一片膝黑,司機老兄看到未班車已發車在前面,逮住敲竹槓的機會,便把車子停在路旁不走了。後座一位操四川口音的婦人嚷著:

        ──大漢營不是還沒到嗎?

        ──是還沒到,但太晚了,我不想去了。

        司機往車外吐了一口檳榔,然後緩緩地說出這句話。

        ──怎麼可以這樣?

        ──每個人再多二十塊錢,要不然你們下車好了。

        ──剛才不是講好價錢了嗎?

        ──妳不坐,妳下車嘛!

        那位婦人跟他爭論起來,荒郊野外,人生地不熟,大姐一家人正等著我們吃晚餐,何況,運將普遍有組織或彼此有默契,敢於半路勒索趕人下車,恐怕也沒有人敢接手載客,所以,在「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情況下,衡量得失之後,我應允貼補他車資,促其繼續開車。因為,既然錢能解決事情,還有什麼好爭論的呢?

        回到大姊家,心裡仍有一些不舒服,我不是為多花幾十塊錢而難過,而是痛心身處禮義之邦,竟還存有蠻夷之人。

        今天,欣逢星期假日,外甥們不用上學,一直拉著我:

        ──舅舅!帶舅媽,我們一起去亞洲樂園玩!

        「亞洲樂園」就在石門水庫旁,距離大漢營約莫五、六公里之遙。我們分乘兩部腳踏車前往,差不多十分鐘的光景,便抵達「石門水庫」高線管理站的大門,這個景點以前曾來過,左側的芝?大酒店,昔日金碧輝煌、美侖美奐,門前停滿各式的高級轎車;而今,不知何時竟遭祝融光顧,焦黑的斷垣殘壁,門外更是蔓草叢生,看來頹廢已久,就擺在石門觀光遊覽區的門前,任其荒蕪,未免有礙觀瞻,讓遊客留下美中不足的印象。

        我們沿著攔水壩前進,站在洩洪道上,右邊是湛藍深邃的湖水,數艘遊艇在水面緩緩滑行,中央的半島,豎立著「仙島」的字牌,島上林木蓊鬱、花兒爭妍,景色非常清幽。外甥告訴我:

        ──上面有山地歌舞表演、及兒童遊樂設施。

        石門水庫的洩洪道,有十幾層樓高,下方則是水力發電廠。當初,大漢溪水經過這堙A因沿岸群巒崢嶸對峙,形成一道峽谷,狀如石門,所以,所修築的水庫因而得名。

        經過洩洪道,先總統    蔣公持拐杖的銅像,慈祥地站在雲霄大飯店前面山坡上,右側往斜坡下的水邊,停放著一排排出租的遊艇;面對這一片湖光山色,是該租條船下水玩玩,無奈外甥不肯,一直拉著我們:

        ──不要坐遊艇,我要去亞洲樂園開碰碰車和騎電動馬。

        於是,我們順坡而下到了溪洲公園,堶授瓥祕U種翠綠的花木和果樹,樹下有許多動物石彫,無論生態或表現,都維肖維妙,栩栩如生,令人嘆為觀止。

        買票進入「亞洲樂園」,大概是星期假日,學生及青年朋友特多,驚險的雲霄飛車、噴射客機型的空中纜車、電動碰碰車、電動帆船、電動馬……、應有盡有,大家興致勃勃地遊玩,若非太陽已中掛,大姐已準備好豐盛的午餐,一再的催我們儘快回去,否則,不但小外甥玩得樂不思蜀,就是我們也差點要給迷上了。(一九八一年九月廿六日)


上一篇 回文章列表 下一篇
操作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