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浯江文采工作室
回首頁
位置 牽手遊台灣 操作 上一篇 下一篇

標題 發表刊物 日期
貓鼻頭望海觀浪 金門日報 1981.09.21.
                                貓鼻頭望海觀浪    
    
/林怡種

        清晨,大地還是一片朦朧,我們已上了高速公路;三弟小心翼翼地握著方向盤,兩旁明滅地燈光疾速地向後飛逝。

        昨晚,大家提早就寢,就是為了今天要早一點出門,因為,早晨車子少不塞車,而且,可免老遠的跑到墾丁,已過中午時分,未能好好參觀遊覽,又得匆忙趕回。

        提起三弟,便不由得心酸而眼眶濕熱,因為,在他強褓時,有一天爸媽上山拔麥,讓他獨自在搖籃睡覺,傍晚爸媽回家時,才發現他全身發燙,呈現半暈迷狀態,趕緊抱著他到沙美找尤醫官(師)救治;由於當時是「八二三砲戰」後的第三年,金門到處仍是斷垣殘壁,全村連一台摩托車也沒有,更別說是汽車了,父親抱著三弟,一路上氣不接下氣地奔跑了三公里,好不容易到了鎮上,豈料,尤醫官幫測量過體溫之後,嚇得直搖頭,表示發高燒超過四十度,情況非常嚴重,囑咐趕快送尚義醫院。

        當時,天已黑,找不到車子到尚義,媽媽哭得死去活來,因為,尤醫官醫術高明,讓他看後直搖頭,看樣子是沒救了,而且,家裡窮得連三餐都吃不飽,何來醫藥費?只好將他抱回家,花三塊錢到村內小店,買了一包「五分珠」,強行灌進三弟的嘴裡。

        那一夜,媽媽一直守在媒油燈下,口中唸唸有詞,祈求菩薩保佑救救孩子一命,想不到奇蹟真的出現了,第二天早上,三弟真的清醒過來,發高燒也完全退了,幸運地又活了下來。

        也許,由於三弟曾發過高燒,思考力可能受影響,因而小學成績幾乎是「滿江紅」;上了國中,依然是許多科不及格,每次成績單下來,只有爸爸最高興:

        ──科科不及格才好,如果你們兄弟都聰明能唸書,我哪來的錢供你們註冊,再說,能唸書的都出外「呷頭路」,將來家裡的田地誰來耕種?

        因此,大家都認為三弟學業成績不好,將來要留在家鄉種田了。想不到,國二那年,他偷偷在學校報考「空軍機校」,入伍那天,照樣背著書包去學校,中午披著「從軍報國」的彩帶在沙美遊街,村子裡有人看到了,回到村子裡,致賀我們家以後有眷補米糧可領了;父親聽後幾乎快要暈倒,流著淚說:

        ──原本寄望他不能唸書,能留下來種田,想不到連他也走了。

        其實,爸爸怕家裡田地沒人耕種,捨不得他去當兵,同時,媽媽也不贊成,認為曾發過高燒,反應可能比不上別人,怕在軍中吃不了苦。誰知,進空軍機校經軍中磨練,讓他完全脫胎換骨,頭腦變得很冷靜,反應也很快,做起事來有板有眼,不但以優異的成績畢業,還獲長官的賞識留在學校擔任助教,並把女兒許配給他。雖然,三弟年齡比我小六歲,也比就讀「空軍官校」正期班的二弟小三歲,?在兄弟五人之中,先為我們家娶回一房媳婦。就像今天要到墾丁旅遊,行程經他事先妥善安排,並親自駕車,更因曾在屏東機場支援服務,對鵝屏公路瞭若指掌,走起來一路順暢。

        三弟專心地開著車,默默不說話,讓車輪在平坦的柏油路面飛馳;弟妹則指著車窗外:

        ──金門有沒有水牛?你們看,那彎著二個大角的,就是水牛,稻田邊那一排排的樹木,枝幹碩壯的是椰子樹、枝幹細長的是檳榔樹,葉子多比較低矮的則是可可樹。

        看著弟妹不施胭脂,且經常保持盈滿笑意的臉,和那樸實無華的打扮,使我想起媽媽的煩惱,絕對是多餘的。想當初,三弟要結婚,媽耽心我們是鄉下窮苦孩子,對象是將門閨秀,真的「門不當、戶不對」,何況,有人娶回台灣媳婦,回金門才住沒幾天,便吵著要回台北,說什麼金門沒路燈啦,晚上到處一片漆黑,金門的糙米飯很硬又不新鮮,所以,媽媽一直耽心人家是將相千金,我們是農家子弟,家庭背景不同,微薄的待遇如何能擔待?

        而今天,我卻發現,弟妹雖生長在空軍將門家庭,但給人第一眼的感覺是勤儉樸實型的,非但不會黍麥不分,似乎還是那種上山能砍柴、下田能插秧的女孩。於是,我打趣的問她:

        ──弟妹呀!將來老三退伍回金門種田,妳願不願跟他回去?

        ──願意,當然願意。既然嫁給他,當然就要跟著他走!

        ──回金門種高粱,很辛苦喔!

        ──據說你門家,不!應該說我們家還盛產海蚵,他上山耕田、我可以播種;他下海打漁,我補網。

        哈哈!談笑間,車子已過了屏東市區,來到佳冬鄉的濱海公路,兩旁不再是綠油油的稻田、與婆娑起舞的檳榔樹;右邊,是湛藍的浩瀚大海,晨曦就從山頂灑下來,整個海面波光點點,早起的海鷗,振翅飛翔在水面覓食;左邊,是層巒疊翠的中央山脈,薄霧裊繞、山影顯得飄渺嫵媚;而近處的山麓下,鮮綠的牧草像絨布無端地延伸者,青山翠谷裡,一群群的乳牛低首在啃草,把山谷點綴得生氣盎然,景緻饒富歐洲牧場的風味,美麗極了。

        屏東的濱海公路依海岸線而建,曲曲折折,車子沿者路面彎彎轉轉,愈走左邊的山巒愈低矮,應是愈接近中央山脈的尾端,山麓下不再是牧場,滿山滿谷是蔥鬱的瓊?,弟妹又指者車窗外:

        ──恆春有三寶,即洋蔥、瓊?和地瓜,這三種作物為居民帶來財富,瓊?就是三寶之一。

        我看著腕錶,已出來二個多小時了,跑了一百多公里。一路專心開車不說話的三弟,終於開口了:

        ──貓鼻頭到了。

        只見他方向盤往右一轉,從一條小路進去,約莫十分鐘的光景,從一個斜坡緩緩而下,在一排特產店前停車。

        恆春半島位於台灣本島的最南端,真的是四季如春,饒富熱帶叢林的風光和特色,因此,半島上開闢了許多風景區,比較有名的是貓鼻頭、墾丁國家公園、鵝鑾鼻、和佳樂水。而貓鼻頭和鵝鑾鼻分別位於南灣兩側,是台灣本島尾端的雙角,遙遙相對,默默地守護者台灣的南疆。

        下車後,我們先在特產店前走一遭,大致上都是賣魷魚絲、魚乾、香菇、貝殼之類的。我們向海邊走去,遠遠的,就聽到轟隆轟隆的浪濤聲,待走近一看,果然是驚濤裂岸,好白、好高、好美的海浪,一波波在礁岩上捲起千推雪。

        我們從階梯步下崖岸的珊瑚礁,久經風蝕和海浪沖激,整個岸壁形成許多奇岩怪石,旁邊有一個南海洞供奉者神靈。三弟指著最突出的岩石:

        ──你們看,那一塊石頭,就是所謂的「貓鼻頭」,像一隻黑貓蹲踞在那堙A面對大海和滔天的巨浪,似在等待獵物,又像在傾訴些什麼。

        我換了幾個角度,左右仔細打量,卻一點也看不出有像貓鼻頭的樣子,伊在一旁打趣地說:

        ──大概已被風化掉了。

        其實,岩石像不像貓鼻頭,我並不在乎,因為,這裡的浪花真的太美了。雖然,家門口十多公尺處就是大海,每天晚上都會在細細的潮音中入夢,但就不曾看過這麼美的浪花,趕緊登上貓嚴背台地,上面建有一座望海台,哇!登高望遠,碧海映藍天,台灣海峽和巴士海峽,三面環繞者貓鼻頭這塊半島,遼闊的海面及秀麗的風光盡收眼底。三弟又指著遠方說:

        ──那白色的建築是核能三廠,右邊那個半島就是鵝鑾鼻。

        弟妹?指著大海說:

        ──如果是傍晚來,火紅的落日浮在水面,彩霞滿天,那景色才棒哩!

        伊和我都迷戀著這堛漁鰝寣A不時地站在浪濤前拍照,依依不忍離去的樣子,弟妹又說:

        ──要拍浪花,等會兒到佳樂水,那堛漁浪,是從太平洋來的,更高更美。(一九八一年九月二十一日)


上一篇 回文章列表 下一篇
操作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