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浯江文采工作室
回首頁
位置 聽濤隨筆 操作 上一篇 下一篇

標題 發表刊物 日期
證據 婦女週刊 1984.05.16.
                                                證據    

        剛開設照相館的時候,由於資金不足,一切因陋就簡,該克難的就
克難,其至連一些容易毀損的器材也沒有購買備用。不過,我們本著技
術至上,服務為先的原則經營,一陣子之後,業務像倒吃甘蔗般漸入佳
境,才覺得器材不敷使用,客人上門拍起照來總有捉襟見肘之感。比方
說,拍黑白人頭的底片盒僅有一個,碰上生意好的時候根本不敷使用,
經朋友介紹,鎮上有家照相館新近換上一系列的電子設備,原有的舊器
材有廉讓,於是,我連忙趕去鎮上,老板是一個五十開外的人,待我說
明來意之後,他馬上捧出一疊底片盒,笑嘻嘻地露出兩排金牙:

  ——買一個四百元,買二個少算一百元。

  面對那一疊古銅色的底片盒,我暗忖著,如果尺寸不同多買也是枉
然,因此,我告訴他:

  ——我先買一個回去試試看,合用的話再來買。

  ——既然如此,你先帶兩個回去,合用時再來付錢。
    
        錢,是身外之物,我一直覺得夠吃夠用就好,錢太多不一定就是幸
福。雖然,這是一個功利的社會,衡量一個人的成敗,往往是看他每個
月賺錢的多寡。當然,努力賺錢是應該的,可是,我從來不敢存有發財
夢,更不曾羨慕人家住洋房、開轎車,我追求生活的境界是入有父母妻
兒,出有良師益友,做我喜歡做的事,讀我喜歡讀的書,如此而已!所
以,我一直沒有賒賬和賴賬的習慣,別人向我借的,我昝少惦在心頭,
有時甚至都給忘記,可是,只要是欠別人的,不管是錢或情,都令我寢
食難安,今天既然老板這麼誠懇地要我先帶回去試試看看再說,我還客
氣什麼呢﹖

  隔天一早我上菜市場,先繞過大街,照相館的鐵門半開著,老板正
在擦拭影印機,滿手油漬,我將七百元交給他,臨走時還特別囑咐,如
果有記賬,請記得劃掉。

  只見老板笑瞇了眼,兩排金牙閃閃發光,沾滿油漬的手在頭頂猛揮
著:
  ——笑破人的嘴,七百元記什麼賬!

  事情就這樣過去了,不料,幾個月後,朋友又來找我,閒談之中,
他老兄突然板起臉孔來訓我:

  ——你欠人家錢,才幾百塊幹嘛不還,年輕人,剛出來做生意,要
學有信用,留給人家一個好印象。

  我滿頭霧水,不曉得朋友在說些什麼,追問之下,我的天,原來是
我向他買底片盒的那個老板,曾不只一次的央求他來向我索錢。

  傍晚,我把店門關上,連忙跑去鎮上:

  ——老板,我還欠你什麼錢﹖

  ——不好意思啦!上次你來買兩個底片盒的錢都沒還給我,這麼多
個月你都不來,我又不好意思親自上門去要,只好請朋友轉告你。

  ——貴人多忘事,老板,你大概忘了,隔天一早我拿錢來還你,我
特別請你把賬劃掉,你說笑破人的嘴,七百元記什麼帳,對不對﹖

  我說著,老板娘在堶掬巨鴗F,霍地堥咱X來,人還沒走近,連珠
砲似的聲音已辟哩啪啦落在我身上:

  ——少年郎,還沒有學會走路就想飛,想賴賬,回去吃奶再來!

  童年,炮火下窮苦的折磨,鎔鑄成我一股打落牙齒和血吞的個性,
在人生旅途上,不曾為流星的殞落而黯然神傷,也不曾為枝頭黃葉的凋
零而嘆息,跌倒了,翻個筋斗勇敢地爬起來,平常,我什麼都不怕就怕
不講理的人,尤其最怕跟人家吵架,因此,我仍強作笑臉:

    ——老板娘,不要生氣,有話好好說。
    
    ——還有什麼好說,欠錢不還,還敢辯!
    
    ——我錢付了,怎麼說欠錢不還﹖
    
    ——你再不還錢我要控告你詐欺!
    
        俗語說得好,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這是一個法治的國家
,雖然區區幾百元不算什麼,但我總不能背黑鍋,何況,人必自侮,而
後人侮之,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有時候要委曲求全,忍辱負重,有
時候卻要堅持自己的原則和立場,尤其年輕人要走的路還很遙遠,要爭
的不是名和利,而是是非和公理!

  好吧!要告訧讓他告吧!反正和尚遇到兵,有理也講不清,我何必
再跟他們說什麼呢,天色已晚,我該回家了。

  日子就這樣又滑過了十幾天,有一天傍晚,我坐在店前納涼看報紙
,忽然有人在後面輕拍我的肩膀:

  ——對不起,我是專程來向你道歉的,差一點冤枉你,我想起來了
,你確實是隔天拿錢來還,請原諒!

  我鬆了一口氣,還好,是非自有定論,公理自在人心,我在沒有任
何還錢的證據下獲得清白,我向他揮了揮手:

  ——只要你不冤枉我,還有什麼不能原諒的呢﹖
  
  □                                          □                                          □

  阿龍和阿虎是高中的同班同學,巧的是畢業後兩人又在同一個機關
堛A務,工作在一起,打籃球在一起,看電影也在一起,甚至睡覺也是
上下舖,二個人可以共同抽一根香煙,也可以互相公開女朋友的來信,
每天形影不離真是大家稱慕的一對好朋友。

  唯一不同的是阿龍生在鄉下窮苦人家種田的環境堙A自幼克勤克儉
,奮勵向上,是倍受讚許的孝子,而阿虎則是街道上生意人家的獨生子
,從小嬌生慣養,什麼事都覺得無所謂,顯得有點頑褲的味道。

  自從阿龍到機關堣W班,弟妹們都還在唸書,家堨u剩老父一個人
在種田,他發現老爸歲數愈來愈多,佝僂的身子再也挑不動了,勸他放
下笨重的農事耕作,老人家又捨不得,正好農村開始流行搬運車,於是
,阿龍決定在同事間做個會東,買部搬運車回去讓老爸載東西,聊表一
點孝心。理所當然的,阿龍也拿出薪水的一部份搭了一會。

  第二個月,阿虎把會標走了,他拿著錢去跟人家賭梭哈,碰上了大
老千,沒多久幾萬塊便輸得精光,更要命的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人在倒
霉的時候,就是背著菩薩也會遇見鬼,竟被警察逮個正著,根據戰地公
務員工參與賭博懲治條例,阿虎被記了二個大過免職,捲起舖蓋回家吃
自己。

  阿虎回家後,也不幫家堸等芛N,終日在外遊蕩,他每個月的會款
,雖然經常拖上好幾天,但還可以納,可是,漸漸地,每次阿龍到他家
收會款,阿虎總是避不見面,連著五、六個月的會款都是阿龍幫他先墊
的。有一天,在路上被阿龍遇見了。

  ——阿虎兄,你的會款老弟實在無能力再替你納了。

  ——我已經沒頭路了,還納什麼會﹖要不然,你去告我好了。

  阿龍不甘心平白損失,便到法院按鈴申告,雙方調解不成,正開庭
審理,法官問阿虎:

  ——你標了會款為什麼不納死會﹖

  ——請法官明查,會我是標了沒錯,可是,到今天我還沒有拿到會
款,不信的話請你問他,有沒有證據﹖

  法官回過頭去問阿龍:

        ——你給他錢有沒有收據﹖

  收據﹖阿龍差點暈過去,哪來的收據,當初形同手足,怎麼知道會
有今天呢﹖他付了訴訟費,無可奈何地走出法庭外,嘴堻銙鉿蛬y:

  ——真是人心不古,昔時那種一言九鼎,重承諾的精神至今已蕩然
無存,還好,阿虎還算夠朋友,要不然,我拿不出付款證據,他要求我
再付他一次會款,我能不付嗎﹖
  
  
   □                                      □                                          □  
                                            
  我終於搬家了,認真說來,我是一個十分念舊的人,卻在沒有一絲
眷念的情況下搬走了。

  民國六十八年,我斥資賃屋做照相生意,第二年我發現要打進一個
市場實在不容易,既然已打進市場,沒有自己永久的立足點,老是租別
人的店面並非長久之計,何況光是照相設備就花了幾十萬塊,要是人家
把房子要回去,一時又租不到適當的店面,昂貴的照相器材豈不要搬回
鄉下﹖恰巧,隔壁有一間房子有意出售,雖然貴了許多,但是,我也忍
痛地給買下來了。

  然而,我沒有馬上搬回自己的房子,因為租來的這間室內佈置花了
四、五萬元,馬上搬回去實在損失不輕,所以,我決定除非是房東向我
要房子,或是我有足夠的錢可以改建樓房,否則,一動不如一靜,我租
別人的房子,自己的房子租別人,房租一手進一手出,等於是住自己的
房子。

  今年初,房子租約到期了,我找房東商量,希望再續約,可是,房
東告訴我,不必再簽約了,反正我自己有房子了,房租一手進一手出,
他需要房子時會通知我。

  既然房東不再簽約,我也認為可以省得麻煩,可是,問題發生了,
癥結就出在我租來的房子租約已過了,而我自己又有房子,尤其是我的
房租是一手進一手出。有一天,房東告訴我:

  ——我們再簽一年約。

  ——年初不是說不必再續約嗎﹖

  ——以前一幢房子值四十萬元租二千元,現在一幢房子有人出我八
十萬我都不賣,租二千不合算,反正,你房租是一手進一手出,你不吃
虧........。

  不錯,我不吃虧,他漲我的房租,我漲別人的房租,只是,我繼之
一想,漲一些是合理,幾乎漲一倍,豈不是殺雞取身卵,揠苗助長的行
為嗎﹖我雖不吃虧,但也不能為始作俑者,當街上的千古罪人呀!於是
我告訴他,要不要再簽一年合約,我要慎重考慮,三天之內回覆他消息

  時間過去了二天,房東看我依然沒動靜,忍不住地跑來找我:

  ——你不再簽約沒關係,月底房子還給我。

  ——按規矩,你房子不繼續出租,要三個月之前通知我,月底只剩
十幾天,太匆促了。

  我已發現現氣氛似乎不太對勁,房東太太雖然默默站在一旁,但她
的眼睛卻散發出異樣的光芒。想當初,租妥房子之後,左鄰右舍就告訴
我,過去向他租過房子的,到最後不是對薄公堂,便是不歡而散,希望
我小心。房東太太聽我說按規矩還得三個月之後才搬家,終於按捺不住
了:
    
    ——還有什麼規矩,你要搞清楚,我房子是借給你的!
    
    ——我每月付你房錢,怎麼可以說是借給我的﹖
    
    ——你給錢,有什麼證據﹖
    
    每次納房租,我都要向他索取收據,夾在口袋的小冊子堙C因此,
我趕緊從上方口袋堥出小冊子,拿出月初繳房租的收據:

  我暗忖著,亮出房租收據之後,房東倆該可沒話說了。豈料,「
相罵恨沒嘴,相撲恨沒手」,惱差成怒的房東道又口不擇言:

  ——你說房子是租的,有沒有有什麼契約﹖

  ——就憑這張房租收據及店堛熙秦]!

  不錯,房東夫婦已啞口無言,可是,鬧得那麼不愉快,再住下去又
有什麼意思呢﹖我決定月底就搬走,如今,我得感謝我的鄰居們,當初
,要不是他們的忠告,或許,每月付房租時我不會索取收據,那麼,我
能說搬走就搬走嗎﹖

上一篇 回文章列表 下一篇
操作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