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浯江文采工作室
回首頁
位置 尚卿夜未眠 操作 上一篇 下一篇

標題 發表刊物 日期
紅樓書簡 正氣副刊 1978.04.20.
                                紅樓書簡        

                                  ──崗上聽濤隨筆之五
/林怡種

        弟弟!你的來信,因俗務繁忙又給擱了半月餘;今晚,吃過晚飯,看完電視新聞之後;沏起一杯濃茶,點燃一捲蚊香,在寢室堿飢A寫這封信。

        昨天,又是一個難得的星期假日。「夜堳n風起,小麥覆壠黃,農人收麥忙!」大清早,從晨雞破曉,便隨同爸媽上山拔小麥,一直到日暮崦嵫,海上升起濃霧,才摘下斗笠,拂去額頭上的汗珠,拉起在田壠上啃草的黃牛,載回滿車一季收獲的喜悅。

        ──哥哥!快來看啊!飛機,很多的飛機。

        剛回到家門口,缺了兩棵大門牙的么妹,站在大廳門前,手足舞蹈,興高采烈地嚷著。

        ──什麼飛機,在那堙H

        滿臉塵垢,一身疲憊,蹣跚地跨進客廳的門檻。

        噢!弟弟!原來是電視機的畫面,有很多的飛機,漆著鮮紅色的頭部,銀灰閃耀的機翼,啊!那是空軍教練機,孕育藍天勇士,造就航空英才的教練飛機,一整排停放在機坪上,崔苔菁載歌載舞,婆娑著、跳躍著,在飛機前引吭「我伴彩雲飛」。弟弟,那是華視綜藝節目「翠提春曉」,在你們學校製作的節目。

        我被迷住了,弟弟!我真的被誘惑住了,忘却了在田裡忙了一整天,滿臉塵垢與一身疲憊,但是,弟弟!迷住我的,並非是崔苔菁那張笑靨,也不是她那婀娜多姿,仿若飛燕的翩翩舞步;而是那兩位頭戴白色的護盔,身穿橘紅色飛行衣,那威武、抖擻的精神,高唱「凌雲御風去,報國把志伸,遨遊崑崙上空,俯瞰太平洋濱,………」的嘹亮歌聲,確實是令我胸膛血液沸騰,感奮之情,久久不能自己。

        然而,真正令我迷惑的,卻是那眨眼的閃耀銀翼,那能翱翔長空,捍衛台海領空的巨鷹隊伍。

        弟弟!歡愉中的沉迷,時光似乎過得特別快,正看得起勁的當兒,忽然,畫面上崔苔菁的倩影,出現在雕塑著二隻巨大飛鷹的凱旋門前,揮手道謝說再見了。

        是的!弟弟,十分遺憾,從田裡回來較晚,所看到的,僅是節目的後半段。但看到閃耀的銀翼,那象徵「筧橋精神」凱旋門之時,弟弟!一些可資記憶的往事,又即刻一一在我腦海堣仱_。

        ──滑翔機,滑翔機,真神奇,飛上天空去遊戲,飄東又飄西,碧綠長空千萬里,汪洋大海無邊際,訪一訪太陽的家鄉,探一探白雲的秘密。………

        弟弟!可還記得嗎?小時候,當你從國語課本媗爸魽u滑翔機」這一課時,你背得特別熟,成天朗誦,訝訝之聲終日不絕於耳;尤其,每次你看到國軍輕航空的偵察機出來巡邏,來回盤旋於金廈海峽的空際,你便拍著雙手,又叫又跳:

        ──滑翔機,滑翔機,真神奇,飛上天空去遊戲………。我們要跨過海峽,看看血污的故里;我們要衝破鐵幕,帶去反攻的消息。

        弟弟,你曾疑惑地問:

        ──故里是什麼?

        ──故里,就是我們的老家,我們老祖宗居住的地方。

        ──那麼,我們的故里在那堜O?

        ──木有本、水有源,追本溯源,中華民族乃黃帝的子孫,原來是一家人,發祥於中原,後來,歷代帝王以冊封或土地為姓,數千年來,隨著政治領域的擴張,天災人禍的遷徙,經濟環境的發展,降至今日,天涯海角,到處都有炎黃子孫,只是經不斷的演變,已分成近千餘個不同的姓氏,而我們「西河衍派」林家,係漢朝時代的郡名,相當於今緩遠鄂爾多斯這個地方。

        然而,我們的故里在那裡呢?記得祖父生前常常說:

        ──我們的老家在對岸的泉州府,明朝末年,清兵入關,時局混亂,先祖逃難至浯洲──金門,即現在我們住的這個三面環山,一邊濱海的村莊,經過蓽路藍縷、生聚蕃衍這一族人。只是,民國三十八年之後,「國、共」兩軍隔著金廈海峽大軍對峙,兩岸人民不能往來,站在我們家門口舉目西望,那一衣帶水的對岸,就是我們的故里,旦夕不能或忘的家園。

        童年,我們生在農村、長在農村,鄉下的孩子,上學讀書之外,早晚都得上山幫忙田間農事,牽牛或牧羊。而弟弟!每一次我倆結伴上山,一路上,你總是喋喋不休,又好奇、又好問:

        ──聽說有十重天、九層地,好人死後,可以升天堂;壞人死後,要入地獄,哥哥,現在我們是生活在那一層?

        ──從自然課本裡,我們略知宇宙十分浩瀚,雖然,人類太空科技發展,一日千里,登陸月球的壯舉一再地圓滿達成,但是,宇宙究竟有多大,迄今仍是一個謎。而在宇宙之中,有無數的恆星;每一個恆星,都有或多或少的行星,以太陽系來說,有九大行星和一大羣小行星,地球就是其中一個行星,我們就是生活在這個地球上。

        ──那麼,我們沿著地面一直走,到盡頭時,會不會掉下去?

        ──地方天圓,那是古老的傳說,自從麥哲倫繞地球深航行一周後,證實地球是圓的,地平面沒有所謂的盡頭。雖然,地球繞著太陽高速運轉,但是,地球本身俱有地心引力,人們不會被摔出去。

        弟弟!每一次上山,你對曠野的奧妙十分感趣,常常問這、問那,尤其,你對枝頭上的鳥兒,更是欣喜若狂。你喜歡鳥兒五顏六色的羽毛、喜歡傾聽鳥兒那婉轉如串串銀鈴聲響的歌唱、喜歡鳥兒那振翅飛翔的動作。記得有一次,上山途中,一羣白頭翁,正逐食在懸於枝椏間被春雨滋潤的苦苓果,見我們走近時,便羣起驚飛。

        ──哥哥!小鳥為啥能飛?

        ──小鳥有翅膀,所以能飛。
  
        ──那我們人,為啥沒有翅膀飛?

        ──人類的翅膀,已進化成雙手,是用來做事的;所以,若想飛翔,長大後去當空軍,可以駕駛飛機,就能在天空堶葭鴃C

        ──當空軍才能飛?!

        幼小的心靈堙A烙下當空軍才能飛的夢想。

        ──長大後,我要去當空軍,才能飛上天。

        平常,我最不相信冥冥中命運的安排,但是,弟弟!說來也奇怪,我們兄弟姐妹羣堙A小時候沒有不因蛀牙,常痛得捧著下額澈夜哭泣,惟獨你一人能悻免,報考空軍官校時,極為嚴格的空勤體檢,才沒有被刷下來。

        也許,這是「有志者事竟成」的一番銓釋;也許,只能讓我們暫且迷信,這就是命運的安排,一個人將吃那一行飯,命中早已註定好了。

        弟弟!民國六十五年夏天,你從金門高中畢業,沒有徬徨、也沒有徘徊,毅然報名投三軍官校,通過空勤體檢,經過學科考試,終於如願以償,順利地進入夢寐以求的空軍官校,去追求理想。

        當然,現在才二年級,將來分科教育能不能更上一層樓,進入飛行班,繼續完成翱翔長空的宏願,尚嫌言之過早,但是,弟弟「世事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這是母親時常勉勵我們的一句話,請你不要給忘了,只要時刻惦記著親友們對你的期許,也莫忘記前年八月十五日,你要南下岡山報到的那晚,在西門町那家叫「一條龍」的餐廳堙A跟哥一同在台北受訓的伙伴們為你舉杯的祝福,弟弟!一切以你最大的努力,奮勵向上,就可以了。

        或許,我說得太含糊了,讓我說得更明白一些吧!真的,弟弟!我並不是對你存有太高的奢望,而是昨天在電視畫面上看到那些閃耀的銀翼,和象徵「筧橋精神」的凱旋門時,撩起胸中的一陣遐思,今夜燈下揮筆草此片簡,僅是寄語未來,假若有一天,你能更上一層樓,更進一步達成壯志凌雲,翱翔長空的宏願,那時,當你拉起飛行桿,飛行在天空,逍遙又快意,和雲一同飄浮,和鳥一同遊戲的時候,請你不要忘了,我們是在五十萬發砲彈下生長的,那一衣帶水的彼岸,是我們的故里,不遠的一天,我們要跨過海峽,帶去反攻的消息!(1978.04.20)


上一篇 回文章列表 下一篇
操作

回首頁